热度书院 > 言情小说 > 狐妖重生在五零 > 093 抵沪
    到达沪市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吴泉生和麻顺却一直在火车站等着。

    这让唐阮阮他们都十分的感动。

    “这小子,一眨眼都涨了这么大了。”

    麻顺看着唐肃辰说道。

    “这是小乔乔吧,长得真好看,跟你姐小时候一模一样。”

    麻顺又对乔乔说道。

    反倒是吴泉生一直都是不善言辞的人,他接过行李,出去开了一两皮卡车过来。

    “可以嘞,都开上汽车了。”

    林红绣笑道。

    听到林红绣夸他,吴泉生有些腼腆道:“多亏了香草,都是她督促我去学开车,不然我现在还不晓得在做什么工作呢。”

    “香草姐确实厉害。”

    上车之后麻顺竖起一根大拇指说道,“别看香草姐只是个女人家,但是眼光长远着呢,而且说干就干,一般的男人都比不过她呢。”

    听到麻顺夸奖自己的妻子,吴泉生嘿嘿笑了两声,显然很自豪的样子。

    “阿阮和淮生的婚期定了没有啊?”

    吴泉生颇为关心的问道。

    听到吴泉生问起了关于婚期的时间,唐阮阮不免有些害羞,林红绣笑着说道:“还没有嘞,你姐夫说要找一个大家都有时间的日期,阿阮结婚大家都要去的。”

    “是的呀,到时候肯定要去的。”

    麻顺点头道。

    很快就到了那个小小的石库门,也就是他们一家人在沪市的时候居住的地方。

    现在是麻顺一家人住在这里的。

    站在门口,看着这里,唐阮阮不禁想起了许多以前的事情。

    “红绣姐。”

    玉兰眼泪汪汪得跑出来一把抱住了林红绣。

    林红绣也红了眼圈,两个女人就这样抱在了一起。

    “孩子们都还好吧?”

    过了一会,他们两个人分开,林红绣擦擦眼泪问道。

    “好着呢,今天太晚了我就让他们先睡了,明天一大早就能看到,先吃点东西吧,我下了面。”

    玉兰也擦擦眼泪平复情绪道。

    “阿泉你不要走,要留下来吃过饭再回去。”

    麻顺抬头对吴泉生说了一句。

    吴泉生想了想,现在也有些饿就点头了。

    因为这么多年他们一家和玉兰一家早就把彼此都当做了亲人。

    他们两家人在沪市都没有真正的亲人,自从唐阮阮他们走了之后,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守望相助。

    因为是深夜,所以大家吃过饭之后,吴泉生就开车回家了,至于他们也没有再继续叙旧,有时候话都留在第二天说。

    幸好这里的房子都多,不然还真的住不下。

    玉兰姨还特意将唐阮阮以前的房间收拾出来让她住。

    虽然他们已经离开了很多年,但是这间屋子一直没有人住,还保留着当年离开时的样子。

    衣柜,书桌,还有那张床。

    第二天天亮没多久唐阮阮就睡醒了。

    她穿好衣服下楼洗漱,发现叶淮生也已经起床了。

    院子里还有两个小男孩在玩耍,一个十岁左右,另一个七八岁。

    大一点就是学明,小的那个就是学光。

    “学光,还记得姐姐吗?”

    唐阮阮对学光说道。

    学光对上唐阮阮的目光,疑惑地摇摇头道:“不记得了。”

    “傻孩子,当年我们去京城就住在姐姐家里,不记得了吗?”

    玉兰出来笑道。

    唐阮阮仔细看了看学光的嘴巴,发现上唇那里还有一道比较明显的疤痕,但是已经不影响他说话吃饭和正常的生活里。

    对于这个结果,大家都很满意,毕竟当时这个孩子生下来,有很多的大夫都说这个孩子能可能是养不大的,因为这样的孩子连进食都是问题。

    但是麻顺和玉兰都没有放弃,一直细心的养护着,直到把他带去京城做了手术,现在已经痊愈了。

    相对于大夫的判断,有一道疤痕算什么呢。

    “姆妈,我回来了。”

    正说着话,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抱着一个大大的保温桶从外面回来说道。

    “这就是平安吧。”

    唐阮阮笑道。

    她仔细的看了看平安,他们离开的时候平安也不到一岁,但是从小就能看出来也是个美人坯子,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平安的五官长得跟玉兰有七八分相似,都是一双杏眼,柳叶眉,小巧的鼻子和嘴巴,两人站在一起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亲生母女。

    不过平安的脸型有些像爸爸,幸好麻顺也不是大方脸,而是偏瘦的圆脸。

    看到唐阮阮在看自己,平安有些不好意思,脸红道:“你就是阿阮姐姐吧,我看你的照片。”

    “是啊,我就是你阿阮姐姐。”唐阮阮笑道,“快把早饭放下吧,一会儿是不是还要去上学,在哪里上,远不远?”

    “在十五中,还好啦走路十几分钟就可以到学校。”

    平安有些害羞的说道。

    “真不好意思,我起晚了。”

    正说着话林红绣就匆匆下楼道。

    “红绣姐,不晚不晚,你应该多睡一会儿的,现在时间还早。”

    玉兰连忙说道。

    至于肃辰和乔乔,都还没有起床,大家也没有喊他们,毕竟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到现在也没有睡几个小时。

    “在学校里一心学习,不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麻顺这句话是对大女儿平安嘱咐的。

    因为学明和学光都还是小学生,学校里还没有那么乱。

    “我晓得啦,我才不会跟那些人混在一起。”平安放下筷子背上书包说道,“你们还不如跟香草姨说一下,让她好好的管管吴瑞璋,每天都跟那些人混在一起。”

    吴瑞璋就是吴泉生和香草的大儿子,小名毛仔。

    平安刚出生的时候,香草还开玩笑要给他们两个定个娃娃亲。

    “怎么回事,毛仔他不听话?”

    林红绣问道。

    “何止是不听话,简直都快成个小混混了。”

    麻顺说着叹了一口气。

    “这孩子小时候也很听话的,但是也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整天跟那些坏学生混在一起。”

    玉兰说道。

    “现在更不想话了,天天穿着绿军装带着红袖箍去闹!革!命,上次我去学校给玉兰送药,你猜怎么着,他、那个臭小子竟然在骂老师呢。”

    麻顺越说越生气,“我把他叫出来,他还不服气,跟我扯了一大堆的理论,唉~这孩子可真是。”

    “干爸和干妈不管管吗?”

    唐阮阮有些惊讶道。

    “怎么不管,上次香草把藤条都抽断了一根,这孩子就是不改你能怎么办。”

    玉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