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网游小说 >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 > 第三百六十九章、陆岩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

    清理收藏时陆弥才发现,原来自己没用的普通稀有品质卡有那么多,全部打包卖给吊人与狗,居然能换将近400金币。

    千万别觉得少!

    卡片价值完全根据品质决定,普通稀有品质的卡无论效果、潜力、用途、稀有度都不如史诗和传说,有些时候你想卖还没人买。

    不过卖卡的时候吊人会长明显有些失望,看来他原本以为陆弥至少会拿出一两张传说售卖。

    交易完成后又寒暄了一番,吊人与狗劝他不要沉迷独立游戏,多玩网游多社交才能交到新朋友,对此陆弥嗤之以鼻。

    他就是不想社交才选择玩没有联机没有组队的独立游戏,要真想交朋友还不如去酒吧一个人喝酒,那些小姐姐说话又好听材又好,看对眼一晚上就能管鲍之交好几次。

    好吧,以上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游戏库中有增添了个新的图标。

    武侠游戏《砚》,get!

    离回陆爸陆妈家吃晚饭还早,现在还有空闲时间,可以先登录游戏过一下作教程和序章cg。

    他坐回沙发上,房间里露露已经没了声音,或许是在午睡,于是陆弥又关小扬声器声音。

    选择进入游戏,短暂几秒的加载后,出现一幅暗沉的雨夜动图。

    背景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偶尔有闪电划过天际,照亮地面上雕栏画栋的屋檐轮廓,一道清瘦的影撑着黑伞,矗立在大宅院门前大槐树的树下,歪着头望朝某个方向。

    ‘雷雨天躲在树底下莫不是作死。’

    陆弥心里吐槽一句,屏幕中已经出现“按任意键继续”的提示,所以他按下手柄。

    画面中撑伞的影迈步向前,从侧脸看是个清秀的少年,他走到屋檐之前,轻轻叩动铁边的楠木大门。

    紧接着,画面上浮,出现一个龙飞凤舞的毛笔字。

    《砚》!

    字体下方则跳出四个选项。

    选项中的字体都和标题的毛笔大字一样,但却是暗金色,仅仅看上去就有沉重感扑面而来。

    陆弥选择,其他选项上的字体墨迹就缓缓消退,画面下沉再次聚焦到少年上。

    “笃笃笃。”

    手指关节与楠木大门表面碰撞发出闷响,很快就淹没在嘈杂的雨夜中。

    少年没有急,反倒卸下雨伞,甩去伞面上的水渍。

    片刻后,大门吱呀洞开一条门缝。

    “抱歉,打扰了。”少年歉意的躬,对开门的门童掏出一封信纸:“我姓陆,单名一个岩字,与贵府黄老爷算是故交,冒昧来访,给先生添麻烦了。”

    姓陆!?

    哪个陆?

    沙发前的大聪明脸皮一抽,上个姓陆的已经变成他女儿,现在他看见游戏角色姓“陆”就感觉这破游戏就是在搞他。

    而且陆岩这个名字,他好像在哪听过。

    陆弥皱着眉头,他很不喜欢把自己或者有关联的人牵扯进游戏中。

    纵者不按手柄,游戏中的对话自然也就暂停,门童说是门童并不准确,他上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制服外,袖口别着布章,上面针脚密密写着“保安”两个字。

    这位保安手里握着强光手电,透过反,照亮名叫“陆岩”少年的侧脸。

    唇红齿白,眼眸深黑,眉眼间的距离让他看起来有些秀气,故作老成的一举一动又让这份秀气变成年少稚嫩。

    是第一感觉就是青涩。

    陆弥默默感叹,心里已经把这个少年与他有关的念头抛去,因为太帅了!

    陆岩虽然年纪看起来不大,但越看越帅,就连陆弥内心都滋生出一丝心动的邪念。

    而老陆家,祖上三代,外貌上都平平无奇,虽然到了陆弥这一代因为遗传老妈多于老爸,颜值有所上升,但怎么也达不到这种帅绝人寰的程度。

    继续按下手柄,游戏画面就动了起来。

    面对陆岩递过去的信纸,保安并没有接,他嘴里用方言嘟囔着脏话,脸色并不好看:

    “你找错人了,这里没有黄老爷,只有叶老爷,快走快走!不走我报警啦!”

    “叶老爷?”

    少年愕然,但很快又恢复常态,深黑的眼眸微微弯起来:“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走错了,抱歉。”

    说着,他又撑起雨伞顺着石板小路慢悠悠朝大槐树底下走去。

    一时间,保安就连关门都忘记,他终于察觉到方才的违和感来自什么地方——这个少年的年纪,也就和家中小姐差不多大,但举止言行也太得体了一些。

    道路另一边有两道明晃晃的车灯刺破雨幕,黑色的轿车停在大宅门前,虎背熊腰的保镖麻利从副驾驶下车,撑开伞拉开后门。

    高大伟岸的中年人从车中走下,看见门口的保安,出言问道:

    “老许,这么晚你在干什么?”

    保安反应过来,连忙喊道:“二爷,我只是”他视线忍不住就往大槐树下的少年上瞟去。

    二爷顺着他的目光看到陆岩,打量后就不再关注:“明天家里会来客人,你开门的时候注意分寸,首客安排在东边客卧,客人的司机保镖你不用管。”

    “是,二爷。”

    保安低头答应,大老爷年纪渐大,作为长子的叶家二爷已经逐渐接手家中事务,近年来威严愈盛,压迫感也让人颤栗。

    恐怕只有在二小姐面前,他才会收敛起来吧。

    保安老许脑中闪过那个俏倩影,二小姐是大宅里所有人的开心果,他虽然只是保安,但也想守护二小姐的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额那个不好意思。”

    老许吓了一跳,才发现那个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们侧。

    不仅他没有反应过来,就连二爷的保镖也没有。

    少年咧开嘴露出大白牙:“我想我大概是真的迷路了,今晚无家可归,请问你们这里还招保安吗?”

    “小子!离远点!”

    反应过来的保镖不由分说,就要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拖走。

    铮——

    一道尖锐的鸣奏响起,寒光切过空气,停留在两个保镖喉咙面前。

    陆岩脸上笑意尽敛,冰冷冷说道:“我不喜欢别人碰我,请你们站远点,谢谢。”

    二爷饶有兴致看着这一幕:“泣蝉血,柳叶刀你是陆家人?”

    “二爷好眼力。”

    陆岩收刀回鞘,这时候所有人才看清他腰间挂着一柄五十厘米不到的竹鞘,刚才的寒芒就是从这里迸发。

    “陆家人,怎会无家可归?”

    二爷笑道。

    “家道中落,老人说与古韵黄家是故交,特地写了封信让我投靠,没想到黄家好像不再这里,我找错了地方。”

    “呵呵,没有找错,不过你说的黄家,四十多年解放前就被人民志愿军抄家了,现在是古韵叶家。”

    “哦?隐世八家还能换姓氏?”

    “哪还有什么隐世八家,大家都只是混口饭吃。”二爷摇摇头,话锋一转:“不过同为八家之一,既然来了,就留下吧,也不差你一口饭吃。”

    陆岩闻言赧然的挠挠头:“家里老人说了,投靠古韵之后,要叫他们送我去天门最好的学校上学。”

    二爷上下扫过他一眼,哑然失笑:

    “你倒是会顺杆子往上爬。”

    他敲了敲手指,迈过门槛朝大宅中走去:“不过我答应了老许,东边的客卧安排给这位小哥,明客人来了,安排到南边去。”

    “是。”

    保安老许连忙回应,再看陆岩的眼神都变了,多了许多敬畏和讨好。

    陆岩朝他笑了笑:“许叔,叫我小陆就行,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不敢当不敢当。”

    老许连连摇头,还是恭敬的说道:“陆少爷,这边请。”

    陆岩盯着他看了两秒,突然笑了笑,也迈过门槛朝着大宅中走去。

    “啪嗒。”

    陆弥把手柄丢到茶几上,眉头都拧在一起。

    太熟悉了!太熟悉了!

    看完一整场开局cg,熟悉感扑面而来。

    如果说只是一两个名字还可以是巧合,那这段剧给他的熟悉感就绝不可能那么简单。

    他肯定在哪看过!

    看过陆岩和他的故事。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