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武侠小说 > 九叔之炼器也无敌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杂事
    驾云缓缓从空中落下,华尘凡才发现,其他道友们也并没有闲着,疗伤收拾残局,还有战力的,便去消灭残留在村内的鬼怪,那些罪魁祸首魔胎已经被灭,但是一些鬼物行尸却层出不穷,这里在经过一系列变故后,已经成为阴毒之气遍布的地方,正适合滋生邪物。

    活人待久了不但会死,还有可能感染瘟疫,他们想趁着凶地,未成气候之前,尽可能的消灭鬼怪,让周围的村落少受些骚扰。

    尽管很忙碌,但所有人脸上,都挂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他们的讨论的话题中,总离不开器脉大师华尘凡,通过口口相传,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炼器大师的身份与传闻,这下眼见胜过耳闻,言语难免敬畏与崇拜。

    但也有人不开心,那就是诸葛家的王慧,本来是一家人欢欢乐乐的,但看着横插一杠子的孔平师妹,她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修为强大,并且舍身救了诸葛孔平的原因。

    一大家子不管儿女,几乎都对她极为热情,这可正中了心怀不轨的诸葛孔的下怀,她开始担心这家伙,是不是要入主诸葛家当二房。

    一想到这些王慧便醋意大发,开始没事找事儿,变得刁蛮起来,只是她不知道,在师妹通情达理的对比之下,她这样更不招人待见,于是王慧便感觉所有人都不支持自己。

    就在这时,王慧看到从天空飘然而下的华尘凡,不禁眼睛一亮,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诸葛孔平你个死胖子,欺负我家没人,看到没有我茅山娘家人回来了,你敢再欺负我,我就让师侄扁你!”诸葛孔平闻言吓得缩了缩脖子,本就怕老婆的他,更不敢多说什么了。

    华尘凡缓缓落地,才收起祥云时,突然一个人影冲出,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嚎着,着实吓了那些想上来套近乎的道友们一跳。

    “师弟,我错了,我不应该偷你的宝贝,你饶了我吧!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原来第一茅早就想逃跑了,只可惜华尘凡有过教训,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四个兽鬼将他围在中间,稍有逃跑的念头,就是一顿毒打。

    直到华尘凡重新落在地上,第一茅这才真正认识到,师弟已经厉害到什么程度,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仙人,但他作为茅山器脉弟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能做到如此惊人的举动,依仗的便是法宝的威能。

    但这却更让第一茅感到恐惧,要知道他们的师父,也不过才只有一件法宝,刚才这么大会儿功夫,华尘凡已经不知用了多少个法宝。

    虽然他不知道师弟是从哪弄来这么多的法宝,但是他知道如果师弟还生他的气,那么他就死定了。

    所以在华尘凡还没想起他来之前,第一茅便先开始撒泼打滚,又哭又嚎的乞求原谅。

    华尘凡看着可恶的师兄,气变不打一处来,抬手想揍他一顿,想了想觉得这家伙,脸皮厚的堪比城墙,必须想个办法好好整整他。

    想到这里,华尘凡忽然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阴阳怪气儿的说道:“师兄,你犯什么错了,我怎么不知道?来来快站起来,哪有师兄给师弟跪下的!”

    第一茅一脸茫然的被扶了起来,看着师弟的笑脸,他本能的感觉到不妙,就像黄鼠狼给鸡拜年,尴尬的笑道:“师弟,那么你不生我气了!”

    “不生气,不但不生气,我还要请师兄玩一个好玩的游戏!”

    “什什什么游戏,师弟不用那么客气,我看既然你不生气了,那师兄还有点事就先一步告辞!”师弟的态度出乎意料,第一茅越发感到事情不对,转身便想离开。

    “师兄急什么?俗话说独乐不如众乐,师弟我刚得了一个坐骑,请师兄品鉴!”

    华尘凡恢复一脸淡然,终于图穷匕见,说罢也不容他反驳,挥手便招出熊鬼附体的穷奇,在他的操纵下,它用凶恶的目光,扫视着第一茅。

    突然多出一个庞然大物,第一茅双腿不禁一软,吓得瘫坐在地上,他还记得这大家伙有多恐怖,完全不敢做出多余的动作,生怕刺激到它捕食的**。

    穷奇逼近大嘴一张,尖锐的獠牙如箭一般指向第一茅,发出无声的咆哮,恶臭的口气,嗖嗖从他面前刮过,他愣没敢表现出任何嫌弃。

    穷奇仿佛十分满意,迈着猫步走到他的身后,咬着脖领将第一茅叼起,这下可把他吓坏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师师弟,有话好好说,这可不好玩,会出人命的!听话,看在师傅的面子上,咱别玩了行不行?”

    “不行!”

    “啊~~!”

    华尘凡淡淡的声音才刚落下,穷奇振翅高飞,直向天空射去,凄厉的尖叫声,也随之消失在天际。

    接紧着众人便看到一个黑点,从天空落下越来越近,这才发现竟是第一茅,这家伙表情扭曲,双眼翻白,好像已经恐惧到了极处,突然黑影一闪,穷奇重新出在他身边。

    翅膀用力一扇,又将拍飞了起来,就这样第一茅仿佛成了它的玩具,被抛起、落下在天空忽上忽下,被玩儿的不亦乐乎,没过多久便连叫声也没了,简直太凶残了。

    看热闹的众人被吓得惊若寒蝉,刚才还觉得这是个仙人,但现他们只觉得华尘凡,比起那些魔魂也差不到哪儿去,整人的手段甚至让人觉得更加恐怖,哪还敢上前套近乎。

    “噗呲!”马丹娜看着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华尘凡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可恨之人得到应有的教训,他心情说不出的痛快,一直以来积压的怒气怨气,一扫而空,念头通达,仿佛整个人都通透了,他笑嘻嘻的仰头说道。

    “师兄,祝你玩得愉快!”

    ——————————————————

    时间过去了半个月,在一众道友的努力下,这个鬼物横行的村子,终于安静了下来,诸般邪祟被一扫而空。

    只是物是人非,再也看不到当初繁华的景象,只因几个人的贪婪,便害的全村受难,这种悲剧,永远都让人难以忘怀。

    短时间内此处还算安宁,但整个村子阴气、怨气、死气、腐气混杂,根本不适合人居住,久而久之便会滋生邪物,或是成为外来邪物的乐土。

    但他们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剩下的事情就由后人解决吧!道友们付出极大的努力,做的已经够多了,在青海的感恩带德中,他们纷纷各奔东西,继续自己的生活。

    当然他们也不是全无收获,用村子收集来的财富,从炼器大师华尘凡手里,买了不少好东西。

    这期间,华尘凡也帮助了青海许多,炼了不少法器,埋入村子周围,布下驱邪法阵,守护这片土地,直到负面的气息散尽,但这需要很久,几十甚至上百年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