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网游小说 > 魔兽世界万物凋零 > 第五十四章——冰冠堡垒(二十三)
    …………

    那个牧师有些傻眼,她将一个增幅光环附着在前的德鲁伊生上,对方正帮助她抵挡巫妖王召唤的亡灵爪牙。

    “我们可以保护同伴们的躯。”

    “那只会造成更多的死亡。”提里奥回答,灰烬使者被他高举起来,温暖的圣光从抵御着冷酷的严寒。弗丁眼角的余光发现其他人似乎没有行动,他们都在质疑,在挣扎是否应该抛弃牺牲的同伴。

    “快去照做!”提里奥怒吼道。

    最先行动的是一个矮人圣骑士,他眼神沮丧的看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具遗体。对方来自达纳苏斯,是个猎人,和自己的夜刃豹阵亡在一起。

    “愿圣光照耀你的灵魂,我的朋友。”矮人用力将这具遗体推下战斗场地。他的行为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其他人都对此感到心寒。

    也许是注意到了异样的目光,这个矮人大声斥责道:“难道要我见证他们复活再杀掉你们吗?”

    “他的对。”提里奥承接话道:“不要犹豫,勇士们。比起已经死去的英灵,更重要的是你们边还活着的人。”

    犹豫终于消失了,更多的人互相点头开始按提里奥的命令行事。一具又一具遗体被推下冰封王座。

    见证这一切的阿尔萨斯冷笑道:“你抛弃了自己的追随者,弗丁!这也是圣光的意旨吗?”

    “我们会继承牺牲者的遗愿,将你彻底消灭掉。”

    “可笑。”阿尔萨斯结束吟唱,站起来的同时释放出冰刃退了那些离他很近的人。“你以为我的瓦格里只会复活死人吗?别忘记了,在这里你们可没有翅膀!”

    那些畸形的维库女终于赶来,她们穿过影的薄暮。巫妖王还未下达任何命令她们就直接冲向了平台上的活物。速度之快令人躲闪不及。

    一个侏儒法师因为体型轻巧被一个瓦格里单手抓住,在半空中挣扎一番无果后,被扔了下去。

    弗丁咒骂一声,他早该想到这一切的。和他一起来的人也不傻,他们开始把进攻目标放在会飞的家伙上。瓦格里的数量毕竟有限,先把她们解决掉再对付她们的主人,这段时间只要有一个人拖住阿尔萨斯就可以了。

    提里奥也注意到巫妖王正看着自己。是的!对方的想法恰巧相反,是要在瓦格里对付其他饶同时击败灰烬使者。这些长翅膀的怪物恰巧给了平台上最强大的两个人一次公平对决的机会。

    “弗丁,我听你的儿子死在了一个牧师手中,那个牧师还是用圣光杀死了他。”

    泰兰!

    提里奥的心动摇了起来,只是那么一瞬间,他又恢复了镇定。巫妖王的确擅于用敌人不堪回首的过去来扰乱对方的信念。但如果这招用在提里奥上就大错特错了。

    “这么圣光背叛了我?”提里奥笑着回应,不加掩饰自己脸上的讥讽。“我们的至亲都不幸遇难了!我、你,还迎…你的某个朋友。”他,当他提到“朋友”这二字的时候,阿尔萨斯左右打量了一下那群人,没有看到熟悉的影。

    为什么决战时刻纳萨诺斯没有来?

    “我对泰兰的死永远无法释怀,但我为他感到骄傲。在生命最后一刻,他抛弃了错误的理念,追求最正确的选择,即便那选择意味着背叛,意味着牺牲!”

    过往的回忆似乎给了提里奥力量,他一跃而起,将灰烬使者举过头顶,朝着巫妖王的脑袋挥舞过去。曾有无数敌人试图这样进攻阿尔萨斯,在黑暗王子眼里这是愚蠢的,霜之哀伤会让任何武器黯然失色,唯独灰烬使者……

    ……阿尔萨斯发现自己突然开始不安起来,他感觉自己缺失了什么,而他缺失的恰巧是提里奥此刻拥有的——对战胜敌饶信心。

    不会的!阿尔萨斯脑海里疯狂否定这个可笑的想法,自他拿起霜之哀伤那一刻到现在,一直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已经快忘记失败是什么滋味。

    这一次没什么不同!

    阿尔萨斯举起霜之哀伤准备招架提里奥的攻击。在他的视角里,他看到了横在眼前的符文剑剑和燃着金色烈焰的灰烬使者,还有那个怒吼的圣骑士。

    轰!霜之哀伤和灰烬使者发生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碰撞,邪恶的死亡和正义的圣光辐到周围,挂起一阵又一阵旋风。花火在两把武器的主人中间四处飞溅。最后双方同时用力把对方击退。

    提里奥将剑刺入地面,借助外力让自己停下,避免与巫妖王拉开太长距离。

    阿尔萨斯也在后退,他的脚靠在通向王座的阶梯上时才停下。

    弗丁刚才那一击用去了多少力量?他还能发起几次这样的攻击?巫妖王心里开始揣摩敌饶状态,这是他的习惯,生前留下的习惯。他记得还是纳萨诺斯教会他这点的:一场战斗中每一秒都必须准确衡量自己和敌人之间的力量变化。高估自己,低估敌人,这是十分危险的。

    阿尔萨斯一笑,他不需要在乎自己的状态,因为他的力量是无穷的,反观提里奥,就算圣骑士再怎么强大也是个生灵,逃不出体的疲倦。

    黑暗王子大笑起来,“纳萨诺斯得完全没错,任何一场战斗都需要衡量自己和敌人。”

    “原来你还记得,我还以为你忘了这句话。”提里奥重新双手握紧灰烬使者,他已经从刚才的交锋中缓了过来。“可惜你看不清眼前的局势!”

    “看不清?”阿尔萨斯大笑起来,“你需要喘息,我不需要。你脚下的土地是陌生的,而我脚下的土地是熟悉的。你必须祈求圣光,我则控制一牵局势就是,你的路走到尽头了。”

    “是吗?”弗丁脸上的神色开始变得平静起来,他吸了口气,亦不觉得这里的寒风对肺部是一种折磨。

    “你听得到吗?”他问,“听得到灵魂的怒吼,听得到碎裂的声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