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苍生界祖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伐鬼(六)
    薛云体内灵力一瞬汹涌,其燃烧帝血,激发冰魄雷骨,正施展出急速冲向陈定,可就在薛云动的瞬间,又是一道轻响自其体内传出。

    “嘭”

    罪狱留在薛云体内的灵力印记崩碎开来,薛云的心一瞬冰冷到极致,其心底的怒火在此刻熄灭,盛怒的薛云因惊恐而冷静下来。

    薛云现在已无心与宫天澜对战,他只想找到三千世界图,利用三千世界图回到鬼族,薛青峰和罪狱已经死了,薛云不想其余人有任何闪失,自然是能救多少就救多少。

    最近的三千世界就在陈定上,可陈定根本不会将三千世界图交给薛云,与其在陈定上浪费时间,还不如另寻他法,除去陈定,距离薛云最近的三千世界图在妘姬上,想要三千世界图,只能去找妘姬。

    薛云不敢怠慢,当即转,就化作一道流光前往妘姬所在位置,就在薛云刚刚转过的瞬间,宫天澜落在薛云前方,挡住了薛云的去路。

    就在看见宫天澜的瞬间,薛云便收起了回到鬼族救人的心,现在,救鬼族之人的事他想交给妘姬去做,他现在要做的是——将宫天澜碎尸万段。

    薛青峰和罪狱不仅仅只在薛云体内留下灵力印记,也在妘姬体内留下灵力印记,他们已死,他们留在妘姬体内的灵力印记已经破碎,妘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死讯,薛云倒是不担心传音妘姬会让妘姬心神大乱,所以,她传音妘姬,告知她时间尊者在鬼族内的事实。

    通过薛青峰二人留在体内的灵力印记,妘姬已经猜到薛青峰二人遭遇了不测,但她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当薛云的传音在妘姬脑海中响起后,妘姬终于知道鬼族出了什么变故,她自地上的大坑里站起,拭去嘴角的血迹,咬牙切齿地望着凌空而立、满脸不屑的汐音和千赤雪。

    千赤雪二人居高临下地望着妘姬,眼底满是傲然,此刻,在她们眼中,妘姬与蝼蚁无异。

    妘姬不敢怠慢,直接将三千世界图祭出,而后遁入三千世界图内,千赤雪二人见此,眼中齐齐闪过一缕异色,就在二人随妘姬而去的瞬间,陈定的传音在二人脑海中响起。

    千赤雪二人齐齐止住就要遁入三千世界图的躯,二人齐齐侧过头,将目光移向薛云等人所在的位置,眼底满是疑惑。

    千赤雪二人对视一眼,随后齐齐化作一道流光,径直掠向陈定等人所在。

    薛云紧握苍生之剑,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径直冲向宫天澜,宫天澜眼眸微动,提起苍生之剑直接迎上。

    “轰”

    薛云手中苍生之剑和宫天澜手中苍生之剑硬撼在一起,就在二人手中苍生之剑碰撞在一起的瞬间,一道轻响自薛云体内传出。

    “嘭”

    金瞳留在薛云体内的灵力印记崩碎,就在薛云被体内破碎的灵力印记吸引注意力的瞬间,宫天澜手中苍生之剑用力压下,直接将薛云斩飞。

    薛云横飞而出,宫天澜意念一动,万千神影齐齐掠向薛云,宫天澜握紧手中苍生之剑,体内灵力此刻汹涌而出,汇入其手中苍生之剑内。

    在薛云的控制下,丝挥舞数柄苍生之剑,将掠向薛云的万千神影斩碎,薛云很快便稳住形。

    稳住形后,薛云当即化作一道流光,径直掠向宫天澜,宫天澜提起手中苍生之剑,直接一剑斩向薛云。

    就在二人手中苍生之剑要碰撞在一起的瞬间,一股无上威能自宫天澜手中青金色苍生之剑上扩散而出,令薛云

    脸色骤变。

    “葬神归墟!”

    宫天澜一剑斩出,其手中青金色苍生之剑愈发璀璨,其上扩散出的威势愈发恐怖,薛云深吸一口气,用力斩出一剑。

    “嘭”

    双剑再次交锋,就在双剑交锋的瞬间,薛云手中苍生之剑被震飞,宫天澜手中青金色苍生之剑直接斩向薛云的躯。

    薛云骇然,体内灵力疯涌,就暴退而去,薛云的反应和速度不可谓不快,他避开了宫天澜斩出的一剑。

    一剑落空,宫天澜并未焦急,他猛地止住挥剑的手臂,径直一剑刺向薛云。

    薛云眉头紧锁,正暴退而去,可就在此时,蕴含毁灭波动的拳头轰在其后,将其轰飞出去。

    薛云太过关注宫天澜,根本没有注意到随宫天澜意念而动的金色神影。

    薛云被金色神影一拳轰飞,躯失衡,快速飞向宫天澜,而宫天澜此刻也以急速冲向他,若是无法稳住形,宫天澜这一剑薛云绝对避不开。

    薛云意念一动,丝在他的控制挥舞苍生之剑,一剑剑斩向宫天澜。

    宫天澜手臂轻轻一挥,将直斩自己而来的苍生之剑拨开,随后将苍生之剑的剑尖对准薛云的膛。

    被宫天澜拨开的苍生之剑在丝的控制下稳住,再次将剑尖对准宫天澜,而后快速刺向宫天澜,想阻拦宫天澜的脚步。

    宫天澜眉头微微一皱,其挥舞手中青金色苍生之剑,将连接苍生之剑的丝斩断,失去丝的控制,苍生之剑再无法被薛云随心所地控制。

    就在薛云神一瞬凝重、内心变得慌乱之际,覆盖在薛云手臂上的神鳞碎片化作一道道流光,径直掠向宫天澜。

    见神鳞碎片掠来,宫天澜眉头微皱,其意念一动,体内精纯灵力一瞬扩散开来,宫天澜想借此将神鳞碎片震退。

    弑神器状态下的神鳞碎片确有被灵力冲击波震退的可能,但铸离剑状态下的神鳞碎片不会被灵力冲击波震退。

    神鳞碎片穿透灵力冲击波,直奔宫天澜而去,宫天澜眉头紧锁,魂海内半神境魂力当即震而出,以魂力冲击波的方式扩散。

    神鳞是弑神器,内蕴器灵,能根据宫天澜施展的攻击变换状态,自然不会被魂力冲击波震退。

    神鳞碎片穿过魂力冲击波,宫天澜神色一瞬慌乱,但神鳞碎片并未刺向宫天澜的要害,而是落在宫天澜的手臂上。

    神鳞碎片汇聚,化作神鳞拳,贴合在宫天澜拳头上神道真的表面。

    宫天澜眉头紧锁,眼底满是疑惑,就在下一瞬,当神鳞碎片化作的神鳞拳重量陡然加重成千上万倍时,宫天澜脸色剧变。

    宫天澜快速坠下,重重地砸在大地之上,携恐怖威势的苍生之剑直接一剑斩在大地之上,将大地切割,留下一道长数十里、越远越宽、越远越深的巨壑。

    稳住形的薛云纵一跃,直接越到高空,随即朝宫天澜俯冲而下,一剑斩向宫天澜。

    宫天澜抬起头,将目光移向上空薛云,他想要提剑迎击,可却没有办法,因为此刻神鳞拳施加于他手臂的重量何止亿万斤?他根本无法将手臂提起。

    宫天澜意念一动,万千金色神影当即掠向薛云,薛云意念一动,漆黑浓雾自其体内溢出,凝聚为漆黑的丝,狂舞着的丝窜向远方,将几柄苍生之剑的剑柄缠绕,而后将苍生之剑带回,斩向蓄势而来的金色神影。

    宫天澜意念一动,覆盖在其体表的神道真当即扩

    张开来,神鳞拳无法抗衡神道真扩张之力,当即崩碎,化作漫天碎屑。

    挣脱神鳞碎片后,宫天澜扩张开来的神道真急剧收缩,他提起手中苍生之剑,径直冲向薛云。

    “轰”

    宫天澜和薛云手中苍生之剑再次对轰在一起,就在此时,又是一道轻响自薛云体内传出。

    “嘭”

    羽轻柔留在薛云体内的灵力印记破碎,薛云脸色陡然沉到极致,就在其注意力被分散之际,数道金色神影杀到,一拳拳轰在薛云后。

    “噗”

    薛云喷出一口黑色帝血,躯当即横飞而出,宫天澜看准时机,直接一剑斩向薛云。

    散落在天地间的神鳞碎片在此刻又动了起来,齐齐化作一道道黑色流光,径直冲向宫天澜,将宫天澜阻拦。

    宫天澜回过头,瞥了神鳞碎片一眼,其体内灵力化作的灵力冲击波和魂海内魂力化作的魂力冲击波同时扩散,将神鳞碎片震退。

    震退神鳞碎片后,宫天澜再无顾忌,直接提剑斩向还未稳住形的薛云。

    薛云意念一动,丝控制苍生之剑一剑剑斩向宫天澜,宫天澜如之前一般,手腕轻轻一转,将斩向自己的苍生之剑拨开。

    将被丝控制的所有苍生之剑拨开后,宫天澜直接对着薛云斩出一剑,青金色苍生剑气脱离宫天澜手中苍生之剑,径直斩向薛云。

    神鳞碎片被震飞,丝控制的苍生之剑被拨开,薛云还未稳住失衡的躯,宫天澜斩出的苍生剑气长驱直入,无所阻拦,就要落在薛云上。

    薛云意念一动,覆盖在体表的拟物结界被激发,当即扩张开来,撞在宫天澜斩出的苍生剑气上。

    “嘭嘭嘭”

    数道轻响同时传出,薛云体表拟物结界被全部击碎,苍生剑气在随后落在薛云上,将薛云击飞。

    好在薛云有拟物结界傍,如若不然,宫天澜斩出的苍生剑气必定会将薛云一剑两断。

    苍生剑气未能将薛云一剑两断,倒是出乎宫天澜的预料,宫天澜见此,脸色当即变得难看起来。

    被苍生剑气轰飞到远方的薛云稳住形,就在其稳住形的瞬间,又是一道轻响自其体内传出。

    “嘭”

    宫千沧留在薛云体内的灵力印记破碎,此时,薛云的表已然是狰狞得不成人形。

    薛云的躯止不住地颤抖,怒火在此刻将他点燃,疯狂蔓延的杀意将他的理智吞噬。

    宫天澜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径直冲向薛云,其手中青金色苍生之剑直指薛云的脑袋。

    薛云抬起头,将如墨般漆黑的双瞳移向宫天澜,他死死握住手中苍生之剑,带着凝实的杀意和滔天的怒火冲向宫天澜。

    宫天澜手中苍生之剑和薛云手中苍生之剑再次撞在一起,恐怖余威一瞬扩散。

    “轰”

    这一次,宫天澜未能一剑将薛云手中苍生之剑斩飞,薛云将苍生之剑握得很紧,就在二人僵持不下之际,一道轻响自薛云魂海内传出。

    “嘭”

    将魂力印记留在薛云体内的人是血渊,他重塑躯,灵力修为还未修复,只能将魂力印记留在薛云魂海,以此作为联系薛云的工具,而今,血渊留在薛云魂海内的魂力印记破碎,就说明血渊已经遭遇了不测。

    血渊破碎的魂力印记将薛云的注意力吸引,就在薛云分神之际,宫天澜看准时机,手臂猛地用力,一剑将薛云轰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