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网游小说 > 这次穿越我是拒绝的 > 第七十一章 你有什么可豪横的
    牵一发都能动全身,牵的如果不只是一发,动的自然就更多。

    不只是自己全身被动了,就连靠近自己,与自己亲近之人都被波及。

    白承道这个人别看表面上笑呵呵的,对谁都是笑容满面,让人如沐春风,可你真要是以为他是个和善的人,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初来乍到,换了谁来都会选择谨慎行事。可白承道不一样,他一来就行雷霆手段,不但重新让白禄复了大管事的位,还将白羽安插的那些仆人都给赶去柴房,做粗使贱役。

    如此一来,府中上下都被震慑住了,没人敢有半点异动。

    尽管很多人都不想看到白禄复起,可他们是仆人,主人要那么做他们只能受着,根本不敢置喙。是以他们只能盼着白羽能做些什么,将白承道到来后的改变给扳回去。

    如果白羽能够做到,他在步州白府的威望会变得更高,步州白府会重新回到白承道到来之前,白羽可以趁此机会一举掌握府中大权。

    但若白羽失败了,又或者是他的举措效果不如人意,没达到大家的期盼值,都会让他的威望一落千丈,令他这段时日的努力付诸东流。

    可以说,白承道一来就将了白羽一军,并且这一将几乎可以说是将死了白羽,直接终盘。

    毕竟白羽如今也就是一个三品灵师,而白承道那边至少都有一个六品的高手,品阶差了一倍,实力上的差距更大,更不要说双方可以调动的资源了。

    无论怎么看,白承道都不认为白羽有胜算。

    但压制白羽和不让步州大权旁落只是白承道来的目的之一,而且还不是主要目的,此次上京白家让他这位三老爷不远万里来步州,为的不是旁的,正是白羽。

    根据上京白家得到的讯息,他们已经确定白羽确实有让他们眼前一亮的潜力。尽管嫡庶有别的观念依旧让他们瞧不上白羽,还努力将白羽往他们认为的歧路上引,但上京白家并不否认白羽的潜力,也不希望自己家中的后辈不能为家族所用。

    是以白承道在将了白羽一军,并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之后来了。

    “小羽,三叔也曾年轻过,知道你们这些人的想法。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比你还气盛,可是啊……”

    白羽居住的小院中,白承道与白羽面对面的坐着,他的目光在小院中扫了一遍之后又转了回来,看着白羽白承道似是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在那里忆起了往昔。

    他也算践行了自己在前堂大厅中当着众人的面对白羽所说的话——在处理完事情之后就来找白羽。

    “人力终究有时而穷,我们必须量力而行。就拿你三叔我来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想做一番事业,向人证明我不逊色于你父亲,可结果怎么样相信你也明白。”

    白羽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语气平淡的回道:“从结果上来看,家主现在是侍郎大人,家中大权也在他之手,所以三叔你是输了?”

    “兄弟间的事怎么能以输赢而论,我那是为了家族,为了给你们做一个兄友弟恭的表率。”

    我信你个鬼。

    白羽懒得他。

    白承道又道:“我知道这些年委屈了你,可当年我又何尝不是如此。你要明白一个道理,父子兄弟间哪有隔夜的仇,大家身上流着一样的血,终归是自家人。”

    白羽回了一个呵呵:“不经他人苦,莫劝人大度……也不对,三叔你也是庶子,我经历的你也应该经历过才对。没想到你老这么霍达,居然当起了说客来,当真是胸襟广阔,当为白家之栋梁。想来家族正是有了三叔这样的英才,这才得以发展壮大。羽今日能住大屋,着锦裳,享美食,皆来自三叔这等英才的付出,三叔请受羽一礼。”

    “你!”

    白承道脸上每时每刻都挂着的笑容僵了那么一下,尽管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但那一瞬间他确实被白羽戳中了痛处几欲恼羞成怒。

    要是能斗得过,哪个傻子愿意伏低做小?

    我这不是斗不过呢么。

    “你呀你,还是太年轻,根本就不懂自大晋立国时就存在的家族究竟意味着什么。”

    白羽撇了撇了嘴:“你不就想说家族底蕴么,三百年的家族想来是有很恐怖的底牌,要不然也不能让每代家中嫡子掌了家族大权之后就能压服所有同辈兄弟与先辈叔伯。”

    “你不是傻,是不知天高地厚。家族底蕴也是你能试探的?你也不想想,就连你三叔我都这般模样,你又能成什么事。”

    白羽的声音依旧平淡,无波也无澜:“三叔是想说我年轻气盛?我是年轻人,不气盛还叫什么年轻人。反倒是三叔,想必当年你也曾意气风发过,如今观之却是暮气沉沉,真让我看不起你。”

    白承道气极,脸上的笑容都快没有了。

    “你这混小子,不要目无尊长。”

    白羽却是平淡依旧。

    “你都被当作一把枪来这小小的步州警告我了,有什么可豪横的。”

    “我看你是不吃苦头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白承道一甩衣袖,怒气冲冲的走了,“也罢,我现在劝不了你也懒得再劝,希望你不要后悔。”

    目送白承道离开的背影,白羽的眼神颇为玩味。

    站在其他人的角度看,白承道是在劝说白羽,让他认清现实,不要与家族的意志硬怼,可在白羽的角度,他只觉白承道是在暗戳戳的拱火,唯恐天下不乱的那种。

    白家的这个三老爷心思很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白胜,你对他什么感觉?”

    白羽话音刚落,一个人就从院中的角落里走出来。如果不是他主动出现,绝大多数人即使凑近了看也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说来惭愧,我和诸位哥哥们没能瞒过那白承道,他绝对发现了我们。”

    白胜就很郁闷,他绰号白日鼠,却被人一眼就找出了藏身之所,丢人丢大了。不过这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即使暴露了也没看出那白承道的实力。

    “无需如此。白承道修炼多年,又有上京白家的资源供养,目前实力远超我们实属正常。但你们要明白,时间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我们超过他不会很久。”

    白羽望着高悬天际的耀阳,真刺眼。

    “不管你白承道有什么目的,传承三百年的大族底蕴我还真要见识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