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灵界战雄 > 第四百五十七章 举手之劳
    灵界战雄第四百五十七章举手之劳余厦脸上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被鬼谷子看在眼里。

    自从得知皇极经世书是找到孙悟空的关键所在,余厦却苦恼于这本书并不在灵界,而是在俗世中号称‘天下第一神算’的洪爷手上。

    此时听到鬼谷子竟然提起这本书的名字,余厦自然而然感到这也未免太过巧合,虽然对此感到很震惊,但是更多的还是满腹狐疑,对鬼谷子的身份更是充满了怀疑。

    然而,余厦并不知道鬼谷子就是洪爷的师父,故此一问:“皇极经世书在你手里?我怎么听说它是在洪爷手上?”

    “老先生,你这谎……撒得有点太明显了吧?”

    鬼谷子闻言,展眉道:“小友认得老夫那劣徒?那老夫这个忙,小友你应该不会……”

    “你等会!洪爷是你徒弟?”

    余厦顿时打断了鬼谷子的话,忽然间,他却大笑起来。

    “老先生,你这反应不错啊!我之前当警察的时候都没见过你这种人。”

    “可以啊,顺着我的话接着圆自己说的谎,你这撒谎都不需要打草稿的功夫,我真的是佩服!”

    言下之意,余厦明显没有相信鬼谷子所说,语气也变得像是提审犯人那般。

    鬼谷子却对余厦抚须一笑,道:“口说无凭,小友不相信老夫也在情理之中。”

    “既然小友认得老夫那劣徒,应该知道他有一个‘天下第一神算’的名号,若是老夫能将小友的过去算出来……”

    “不知小友会否相信老夫所说?”

    听得这话,余厦不由忍俊不禁:“你还真的是个算命先生啊!”

    “算了,反正我还有点时间,而且你现在也出不来,那就陪你玩几分钟。”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跟我玩出什么新的花样来。”

    “只要你能算出三件跟我过去有关的事,我就相信你是洪爷的师父。”

    说话间,余厦端直了下身体,带着一抹轻蔑的笑靥看着光幕内的鬼谷子。

    “小友可否卸下伪装?”

    鬼谷子提出的要求,让余厦又愣了下,不解道:“算命的不是一般都是看手掌么?”

    “看掌批命太过简单,小友要想确认老夫的身份,老夫自然要给小友露一手。”

    “只要小友以真面目示人,老夫便可一眼看出你的过往。”

    余厦听得是连连鼓掌,笑着对鬼谷子竖起个大拇指,笑谑道:“搞了半天,原来你是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吧?!”

    “反正有七曜焰灵阵在,就算你实力再强也没办法出来。”

    “行!那我就给你看看我到底是谁!”

    说完,余厦掀起脸上的易容面膜,露出原来的相貌。

    “老先生,你看清楚咯,我就是灵狱的通缉犯,余厦!”

    然而,鬼谷子对余厦的身份不以为然,反而继续保持微笑道:“老夫被困在此处已近两年,对外界之事根本一无所知,小友此举确实多虑了。”

    余厦顿时怔了下,确实如鬼谷子所说,自己被灵狱通缉也就几个月的时间,鬼谷子就算是在时间上撒了谎,他也有可能已经被困在阵法里超过十年的时间。

    按理来说,他根本不会知道自己是灵狱通缉犯的身份,自己的确是多虑了。

    余厦悻悻地点起一根香烟,为了掩饰尴尬,他下意识地躲过鬼谷子投来的目光,竖起一根手指说道:“给你1分钟时间,要是你说不出三件关于我过去发生的事,我立刻走人!”

    鬼谷子却摇头干笑了一声,抬起目光盯着余厦,坦然道:“小友,你就这么走了,这里面的宝贝不要了么?”

    余厦听得顿时惊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盯着鬼谷子淡然一笑,将内心震惊之色掩盖起来:“看来你这怪老头,确实有点料啊!”

    “让小友见笑了!虽然老夫不知小友所为而来,但必有所求。”

    “行啦行啦!你说得再怎么玄乎都没用,要让我相信你,你就说出那三件事!”

    余厦不愿再与鬼谷子耽搁下去,连声催促道。

    鬼谷子并没有在乎余厦有些傲慢的态度,直勾勾的看着余厦,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在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心情复杂的表情。

    “小友你之前身受重伤,侥幸捡回了一条命,老夫没说错吧?”

    余厦听得不禁怔了一下,他与鬼谷子绝对是头一次见面,没想到鬼谷子竟然一眼看出自己曾经深受重伤,心中对他的怀疑顿时减淡了几分,脸上的神色也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第二件事呢?!”

    瞧见余厦没有否认辩解,鬼谷子轻点了下头,继续道:“小友家中二老,并非血缘至亲。”

    余厦悻悻地咽了一口唾沫,当鬼谷子说完这第二件事,其实余厦已经开始相信,眼前这位老人极有可能真的就是天下第一神算的师父。

    这是,余厦端直了下身体,故作镇定地吸了口烟,试图掩盖脸上浮现出来的一丝不淡定的神色。

    “还有最后一件事!”

    鬼谷子捋了捋下巴的胡须,点了点头,缓缓说出第三件与余厦有关的过往:“你的养母已死于歹人手中!”

    余厦听闻,瘫坐在地上,手中的香烟惊得从指尖滑落,跌在地上溅起一道微弱的火光,脸上同时流露出一丝哀痛之色。

    见状,鬼谷子抱拳致歉道:“老夫无意重提小友的过往,还请小友见谅!”

    余厦从地上捡起香烟,深深地吸了几口,吐了口浓浓的烟雾,透过雾气直勾勾的盯着与自己有一幕之隔的鬼谷子,眼神当中浮现出一丝崇敬之色:“看来你确实有点料,不是那种坑蒙拐骗的骗子。”

    “不过……既然你能看见我的过去,应该也能看到我不少秘密吧?”

    然而,鬼谷子却朗声一笑,捋着长须摇头道:“小友这话有些言过于实。”

    “老夫的观相之术,的确可以看到你的过去,却看不透内情。”

    “正如老夫虽知你身受重伤,却对内情一无所知。”

    “小友不必担心,就算老夫看得到你确实身怀不少秘密,其实与一无所知毫无差别。”

    鬼谷子的解释依旧没有消除余厦对他的怀疑。

    余厦对鬼谷子的话,依旧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出于安全考虑,余厦暂时还不能做到对鬼谷子百分之百的信任。

    毕竟以鬼谷子的实力足以碾压余厦,一旦他得以成功脱困之后发起进攻,余厦唯一能做的只能束手就擒,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不仅如此,甚至还会让胜田惠里纱等人陷入危险之境。

    其实,余厦自己也很是纠结,他的确考虑过将鬼谷子从阵法里救出来,主要原因还是为了阵法里的无相灵武。但是鬼谷子的实力太强,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这让他不得不对鬼谷子谨慎提防。

    其实,余厦要是得知鬼谷子在灵界中的盛名,根本不会对他有半分怀疑,早就将他从阵法里解救出来,犯不着像现在那样对他小心提防。

    考量再三,余厦虽然已有了将鬼谷子营救出来的想法,却依旧还是抱着一丝狐疑的态度,打算再了解一下情况之后再破除阵法,毕竟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余厦将手里的烟头墩在地面上,站起身来,随即又在烟头上补了一脚,活动了下四肢,看向鬼谷子说道:“老先生,您看人的功夫这么厉害,应该是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我能把您从阵法里救出来了,我说得没错吧?”

    鬼谷子闻听,也从地上站了起来,点头笑道:“小友所言甚是,老夫被困之日确实推算过,今日便是老夫脱困之日。”

    “不过,老夫之前所求之事,并非如此。”

    听到鬼谷子承认自己的猜测,余厦不由愣了下,双手抱于胸前,左手托着下巴,重新打量了下鬼谷子,问道:“老先生,您这么神通广大,居然还需要我帮忙,这事应该很难办吧?”

    “要是我做不到呢?”

    鬼谷子抚须一笑,道:“此事对小友而言,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算不上什么难事。”

    余厦思考了下,点头道:“那……您说吧,如果我能办得到的话,我就答应您。”

    “小友返回俗世之后,给老夫那劣徒带回一件东西交到他手上即可。”

    “就……这么简单?”余厦听得又愣了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这么简单!”鬼谷子轻轻点了点头。

    挠了挠头,余厦满脸不解:“老先生,这事……我把您救出来之后,您自己回俗世处理不就可以了吗?”

    鬼谷子摇了摇头,捋了捋下巴的长须,淡笑道:“这是你俩之间的机缘,老夫不便插手。”

    “我和洪爷有机缘?”余厦满脸的疑惑,心中暗暗惊了下:“难道他知道我找洪爷就是为了皇极经世书?”

    “这老头算得也太准了吧?”

    收起心中念头,余厦又问道:“老先生,那你想让我什么回去?”

    鬼谷子微微点了点头,道:“这件东西便是皇极经世书中的残卷。”

    余厦闻言两眼放光,直勾勾的看着鬼谷子,不可思议地问道:“您之前不是说那人把你抓来这里,就是为了皇极经世书吗?怎么会是残卷?”

    鬼谷子捋须道:“老夫之前早已算到有此一劫,因此将皇极经世书一分为二分开保管。”

    “那人当日将老夫挟制到此处,若是对老夫痛下杀手,便能得到老夫存在空间戒指里的残卷,只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老先生,这么重要的东西,您这么放心把它交给我?”

    “我们今天只是头一回见面,我的为人如何您都没搞清楚,您就不担心我会拿去卖掉么?”

    闻言,鬼谷子朗声一笑,带着一抹和善的笑靥看着余厦,淡淡地说道:“老夫已看出小友对皇极经世书有所求,必然不会将它变卖。”

    余厦耸了耸肩,苦笑道:“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神算的师父。”

    “看来想瞒过你还真的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