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网游小说 > 塔防战略 > 153 打靶练习
    半人马历420年六月三十日,仓颉星。

    王以太所居住的地方,已经渐渐入冬了。

    经过一个月的训练,他的体重增加了六公斤,身形大概有点符合古代人的审美了。

    最近外面的情况越发不稳定,谋杀案件以旬为单位,呈现指数增长,昨天一天全球的谋杀案,已经是五月下旬的十二倍,几乎是往期一个季度的案件量。

    对于无辜者,局势正在走向失控,而这正是那些牧羊人所推动的。

    王以太作为一名社区人,并不仇视牧羊人们。

    他们也只是希望自己的王朝能更长久些,可事实非常残酷。

    根据统计,随着时代发展牧羊人全盛期的时间越来越短,自从社区体系分崩离析,这种短命商业帝国模式也因无法对竞争者形成技术代际碾压而到达极致。

    当一个商业集团能被称之为牧羊人后,八十年就是他们的极限,之后要么直接分崩离析,要么进入业务快速萎缩阶段。

    从社会学角度解释该现象很容易。

    仇恨。

    一个由人类集中和分配资源的体系,必然因为有些人占据资源多,有些人少,形成不同的阶层。

    鄙视链一旦形成,个体至上而下的暴虐和自下而上的嫉妒,想要改变世界的行为,等等等等,都会诞生仇恨。

    只要一颗火星,仇恨就能迅速传染,堪比空气传播传染病。

    比如最初只是一个集团分公司的小组长某天兴致上来打了下属一巴掌,结果人辞职加入竞争公司,又恰好爬升很快,通过小圈子散播仇恨,最后发展成两个巨头之间的全面敌视,不搞到对方破产不罢休的那种。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原本只是偶发且能被压抑的敌对,在牧羊人之间已经演化成默认规则。

    这套默认规则只有三条。

    一,任何牧羊人,都不能掌握三分之一以上的资源分配权,谁碰这条线谁就死。

    二,不得以缩小市场规模为代价,进行恶性竞争,这种行为同样会引发围攻。

    三,如果牧羊人商业利益受到新人侵犯,就应该靠自己用商业手段让它破产。

    第三条好像很理想化,然而资源几乎完全由巨头商人分配的世界里,所谓“商业手段”可能和古代人理解有所不同,雇佣“死人”也是一种商业手段。

    其实还有一件对牧羊人而言更悲哀的事,既外层空间治理权仍然处于社区体系下。

    他们再怎么蹦跶,也只是在各居民星上闹腾。

    “大银河高等智慧生命联合体”只是存在在那里,不需要做任何事,对于那些权力欲极重的人,就已经是挖心挠肺的酷刑。

    该体系把一个个居民星当作社区里的个体,满足按需分配,没有干涉星球内部事务的权力。

    这种庞然大物,干涉星球内部事务也是单纯浪费人力物力,还不如多牵引几颗小行星来得实在。

    银河联合体在社区人这边不是秘密,其建立的历史是必修课中的一小段。

    可是对外人来说就不一样了,哪怕资料就公开摆在那,也因数据海洋太过广袤而显得毫不起眼,或许也有人为遮掩的因素在。

    当牧羊人知道这个名字的时候,刑法就已经开始,甚至对于他们而言,它的存在比死亡本身还可怕,或许他们宁愿回到不知道它的时间去。

    总而言之,社区的教学体系,无数次说明了人类历史就是不断重复历史,并且从不从历史中吸取任何经验。

    王以太对外面的普通人、人上人,都不持任何立场,他们都是历史循环里的可怜虫,或许社区人也是,但至少在尝试走向不同的历史方向。

    今天要开启一项额外训练,射击。

    从家里出发一路到靶场,没有遇到特别的人和事。

    复古区的靶场规模不算大,约零点五平方公里,只能在虚拟实境里玩一些小场面,以古老的手动射击为主。

    王以太练习的地方,是靶场中的靶场。

    似乎有点绕口,总之和其他区域不同,这里即使在虚拟实境里也是靶场。根据虚拟平台不同,有可能是连接安全屋的靶场,或者武器店里的收费靶场。

    不需要担心打靶的时候影响到他人的体验。

    王以太没用过真枪,不过和所有人一样,都有在虚拟环境下的丰富经验。

    打靶,是为了更好的掌握增重后的身体。

    其实按一般流程,应该等到体重、肌肉群稳定下来,再来打靶,只是外部环境恶化的太快,他担心根本撑不住四个月。

    提到他的担心又要说到社区的教育。

    社区体系有着非常强大的资源、人力调配能力,但整个系统是由人工智能管理的。社区无数的条条框框,几乎有一半都是反过来限制人工智能本身变成灾难的。

    所以真正面临灾难时,就需要市民自发的获得一些权力,以填充人工智能的可调配力量。

    这是社区教育的一个重点,才会出现王以太这种察觉危险后主动训练,试图担负责任的行为。

    王以太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就比如之前他去东边所时,机器人阿伟就必须在他的直接控制下,才能做一些规则上比较危险的行为。

    人不是战斗主力,但没有人,机器部队也毫无威慑力。

    究其本质,是社区和人的动态权力转移。

    平时,大家渡让不少权力给社区,以达成整体平稳,并将内部纷争限制在个体角度;危险时,社区将部分权力还给一部分人,用以解除各种各样的智能武器限制,最大限度保证社区整体安全。

    在人类刚刚诞生文字之后不久,以生命安全为准绳,个体与团体的权力转让形成了部落,然后是国家。

    现代人与智能之间的权力流动,本质实际差不多,只是因为权力的划分更细致,稍微复杂了一点点。

    回到靶场。

    王以太的枪械训练,手枪仅占很小的比例。

    五米高速动态目标,十发七中。二十五米多动态目标五发两中。

    达到这个程度用掉二十五个弹夹,因为是超小口径半电磁武器(3mm),不至于拉伤肩部。

    略作休息,将主要精力投放在长武器上,跟古代人狙击枪意思差不多。

    王以太主要练习的是观察/指挥位长武器,有两种,一种是10mm口径的远距离对人电磁步枪,另一种是20mm的反器械步枪,说是炮也行,反正这东西威力特别大,如果打的准,机甲都能给一枪瘫痪掉。

    击杀不是观察/指挥位的主要任务,但必须要在友军难以完成任务时,在恰当的时间,打掉恰当的目标以逆转战局,很考验战场智慧。和狙击手不同的是,这个位置还要负担战场指挥。

    当然,如果最后拿不到足够好的成绩,也只能换一种中等口径的枪,去当狙击手,两者之间的转换并不困难。

    训练中枪靶只有三百米距离,由主机负责协调风速、湿度、沙尘等因素,以模拟数千米的目标。

    先打掉几个弹夹做基础训练,命中率上去后王以太外接数据线贴在颈椎侧面的金属片上,提高场景拟真度。

    模拟真实任务,开枪的频率变得非常慢,两个小时下来才开了七枪,很可惜,有一枪打下去没达到预期效果,而且因为反击算法的问题判定他死了一次。

    这种程度远不够直接参战,接下来每个星期都要来一次靶场,体重稳定后还要加练几周,或外界与社区真的发生成规模冲突。

    今天嘛,去弄杯奶茶回家练一会下肢就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