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都市小说 > 鉴宝从文物修复开始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一枪还一枪
    “是……是田家三爷派人来刺杀老爷的!”

    福伯看了一眼田子厚,随即沉声说道。

    赵御转身看向李长歌,李长歌如数家珍的说道:“田家三爷本名田书明,今年应该是六十六岁,生性暴躁冲动……”

    李长歌就是个活档案,他对这些京都豪门的人,尤其是老一辈的人,再熟悉不过。

    “田书明?”

    赵御微微点点头,将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我警告你,你可别乱来……”

    看着赵御平静的脸色,田子厚总感觉心里不把握。

    “放心,我绝对不乱来!”

    赵御嘿嘿一笑,随即再次看向福伯。

    “这种事情,田家老三不可能亲自动手,也不可能让田家的人动手,他雇的是哪一号人?”

    赵御脸上始终都挂着淡然的笑意,但是福伯此刻却感觉莫名的心悸。

    “我查过了,是齐鲁过来的一号响马,在齐鲁有些名头,不过都上不得台面。”

    福伯在赵御淡然的眼神下,将自己知道的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响马?呵呵,有意思!”

    赵御看了一眼李长歌,而李长歌立刻会意,转身出门。

    “你到底想干啥?!”

    田子厚看到赵御给李长歌使眼色,顿时感觉心惊肉跳。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呗!”

    赵御竖竖肩,说的倒是轻巧无比。

    “我这不没死嘛,要不……”田子厚用商量的语气对赵御说道。

    可是不等他说完,赵御直接摆手打断他,随即盯着田子厚说道:“等你死了,就晚了!”

    “那要不先放过田家老三?”

    田子厚退而求其次,试探性的建议道。

    而一旁的福伯,则已经彻底晕了。

    听老爷的这意思,似乎是害怕少爷对田老三不利?

    要知道,在田子厚昏迷之后,即便是他,都没把握对付那个暴躁的老家伙。

    凭借一个年纪二十多岁的毛孩子,去对付田老三?

    “你觉得可能吗?”

    赵御冷笑的看着田子厚,他现在恨不得将那个素未谋面的田老三千刀万剐。

    还指望他放过那老东西?

    做梦呢?!

    “你听我说,田家和我的恩怨,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田老三打我的这一枪,也不是为了他自己!”

    田子厚语气急切的劝解道。

    赵御也发现了,这个睚眦必报的老头,似乎对这一次的刺杀,不是很在意啊!

    可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谁要动眼前这个老头,他赵御就让谁不得好死!!

    “你们之间的恩怨,我没工夫也不想听,一码是一码,他打你一枪,我肯定要还他一枪,谁劝都没用!”

    赵御固执的摇摇头,丝毫不听田子厚的解释。

    恰好,这个时候李长歌也打完电话走了进来。

    “许重义留在了唐安,我让史冲找几个以前的战友一起去,相信不会出什么意外!”

    李长歌将自己的安排说给赵御,随即站在一边。

    福伯眉头一挑,他自然明白李长歌是何许人,当然也知道这家伙说出来的话,肯定没有水分。

    李长歌的这个电话分量有多重,他一清二楚。

    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一个响当当的齐鲁响马灰飞烟灭……

    福伯这一刻,在赵御的身上似乎看到了三十年前田子厚的影子!

    “好,对了,问你一件事!”

    赵御点点头,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对着李长歌说道。

    “你说。”

    李长歌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有没有那种一枪能将人打爆的枪械?”

    赵御语气很淡,可是落在一旁的田子厚耳中,却好似炸雷一般。

    刚刚这瘪犊子可是说了,要田老三一枪还一枪……

    “有,巴雷特m82a1,国产10式,这两款都可以轻易的将目标撕裂!”

    李长歌想了想,随即给出赵御两个选择。

    “你们到底要干啥?!”

    田子厚嘴唇都开始哆嗦了。

    他太了解眼前这两个家伙是个什么货色了。

    赵御自然不必说,和他一起五年,基本上性格已经摸索的透彻了。

    平时看上去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一旦认真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至于李长歌……

    要说李望北的孙子不是个疯子,田子厚自己都不相信!

    他明白,这两个家伙这一唱一和,看着和唱戏似的,却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话。

    “你俩歇歇行吗?!这事情咱们从长计议行不行?”

    田子厚挣扎着起身,走到这两个瘪犊子的面前,语气近乎恳求的说道。

    “行!”

    出人意料的是,赵御立刻点头答应。

    不过田子厚却一脸的狐疑。

    这家伙……答应的也太不走心了吧?

    接下来,田子厚和赵御聊了一些唐安发生的事情,又聊了聊接下来鉴赏会需要注意的事项。

    “草薙介雄这个人我听说过,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你多少留个心眼!”

    田子厚看着赵御,轻声的叮嘱道。

    对于倭人,尤其是田子厚这一代的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好感。

    而这草薙介雄,既然能进田子厚的视野,想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

    不过,当田子厚说完这句话之后,自己都觉得有些多余。

    草薙介雄遇到这瘪犊子,谁胜谁负还真说不清楚。

    而在他们一旁站着的李长歌,更是嘴角一扯。

    草薙介雄?

    赵御还没在京都站稳呢,就诓走了这家伙一辆s600。

    而且那真品的黑曜天目盏,此刻就安安静静的躺在临江仙的保险柜中!

    想要在这个家伙手中占便宜?

    李长歌实在是想不出,哪路好汉有这个本事,能做出这种壮举!

    “我明白。”

    赵御点点头,倒是虚心接受了田子厚的提醒。

    ……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在经过又一轮的检查之后,田子厚昏昏沉沉的睡去。

    赵御和李长歌出了医院,福伯则留在病房照顾田子厚。

    原本福伯是打算让人送赵御回田子厚别墅的,却被这家伙给拒绝了。

    “接下来要做什么?”

    走出医院的李长歌,下意识的对着赵御问道。

    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好像当初的许重义一样,什么事情都习惯的询问身边这个家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