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727、到齐了(1/4)
    秦惠芳在厨房又训斥了一顿张明雪,解下围裙,开门出来,并且不放心地回身把门重新关上,不让里面的张明学出来。

    虽然女儿要是真想出来,一道门拦不住,不过,掩上门只是面子,真正起作用的是自己的威慑力,秦惠芳刚这么想,厨房的门就开了,张明雪也有模有样地解开围裙,说出来透透气。

    秦惠芳:“……”

    张明雪:“鸡在锅里炖,不需要我时刻守在这里,我听到书房里有声音,可能是我爸回来了,我过去看看。”

    她去了书房,书房们关上了,听不到里面的声音。这书房的隔音效果特别好,毕竟是谈许多大事的地方,家里时常有重要人物做客。

    张明雪轻轻推开房门,见到去而复返的小郭正襟危坐,膝盖上放着一本笔记本电脑,埋头在快速打字,在他身前,她爸和人在谈话,茶几上放着两杯冒着热气的茶。

    小郭看起来是在快速记录。

    门一开,屋里的三人就齐刷刷看了过来。小郭看了一眼,继续低头整理文字记录,和张会坐一起说话的那个男人朝张明雪笑了笑,张会则皱起眉头,说道:“把门关上,我在书房谈事的时候不要进来。”

    这铁面无私的样子,跳脱的张明雪不敢插科打诨,呵呵笑了笑,轻轻叫了一声刘叔叔,旋即把书房的门重新关上,轻轻走开了。

    客厅里秦惠芳正拿着遥控器在调电视台,给小白找动画片看,见张明雪回来,说道:“你来调台,有一部动画片叫《风车车和假老练》,你看能找到吗?”

    张明雪看了一眼坐在小凳子上,仿佛一只小哈巴狗似的:“什么什么?这什么动画片?”

    秦惠芳说,就是风车车和假老练,小白说的。

    “就是《风车车和假老练》嘛。”小白坐在小凳子上说。

    张明雪:“我怎么从没听过这个动画片?”

    小白抬头瞄了她一眼:“你又不是小孩子。”

    “我找找,妈你快去厨房看着吧。”张明雪拿走遥控器。

    秦惠芳问:“是你爸回来了吗?”

    “嗯,他和刘叔叔在谈事。”张明雪说道,调到了一个机器人变身的动画片,问小白:“是这个吗?”

    小白摇头。

    秦惠芳叮嘱张明雪好好找,回厨房了。

    ……

    “你是不是逗我玩?”张明雪询问小白,“哪里有什么风车车和假老练,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真的有吗?”

    “有!”小白肯定地说,“我天天看呢。”

    “好吧,我相信你,我再找找。”

    “我康康。”

    小白伸手要走了遥控器,机灵得很,看秦惠芳和张明雪按了这么久,她已经看会怎么用了,按的飞溜。

    电话画面上出现了一只猫和一只老鼠,小白嚯嚯笑,说就是这个。

    张明雪震惊道:“这不是猫和老鼠吗?哪是什么风车车和假老练。”

    小白用看小傻瓜的眼神看了看她,仿佛心很累,无奈地告诉她,这就是风车车和假老练呀。

    张明雪:“……小白,你刚才的眼神是在鄙视我?”

    小白赶紧摇头,她哪里敢在此时此地鄙视瓜婆娘吖,怎么也要张老板回来了才有这个胆量试一试。

    张明雪:“那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夸你呢,嗬嗬嗬。”小白盯着电视上四处乱窜的猫和老鼠,脸上开始跟着嗬嗬傻笑。

    “夸我什么?”张明雪打破砂锅问到底。

    小白的眼神和注意力都在电视上,风车车和假老练可比张明雪有意思多了,她现在没空搭理张明雪,没精力陪她玩,敷衍似的说道:“妹儿诶,你漂亮惨唠。就是介个意思。”

    张明雪:“……这是夸我吗?”

    小白不耐烦,都说的这么明显了,还听不懂,也不知道这个瓜婆娘是真傻还是假傻,园子里的瓜娃子都能懂,喝桑叶子的李摆摆也能懂,唯一不懂的只有黄家村巷子里的那些狗子们。

    “夸你好漂亮嗷。”

    她盯着小白看了许久,这小屁孩看也不看她一眼,只顾着看电视上的傻猫抓傻老鼠。

    “那我谢谢你啊。”

    小白不回话,只顾看动画片,哈哈笑。

    张明雪自言自语:“看来我要学习四川话,不然老是被你骂还不知道,像个傻瓜似的。”

    她来到院子里,冬天的阳光灿烂,晒在身上很温暖,小鸭子一家在小池塘里嘎嘎嘎玩水。

    院子们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门被推开了,一个小男孩开开心心地跑了进来,大声嚷嚷外婆,外婆没看到,看到一个大魔王拦路,大魔王站在院子里,“狠狠地”瞪着他,吓得连忙踩住刹车,愣在原地,畏惧不已。

    “王小宇!叫姑姑!”

    “……姑姑。”

    “过来!”

    人家小孩子没敢过去,反而折返,跑到紧随而来的张叹身后,躲着。

    “别吓唬小孩子。”张叹说。

    张明雪叫冤,她哪里有吓唬,她只是随意地站在院子里晒太阳,偶遇王小宇,王小宇就被吓得抱头鼠窜,真怂,比屋里的那个小屁孩差远了。

    “看,你喜欢的小鸭子。”张明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一点,指着小池子里玩水的小鸭子给王小宇看。

    王小宇趴在张叹身后瞅了瞅,说了句好可爱,但是不敢过去,明显是因为张明雪就站在小池子边。

    张明雪连声叹气,心累,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和蔼很亲切了,但是小孩子就是怕她,那她也没办法了,粗声粗气地问:“你妈呢?”

    王小宇见她瞬间变脸,吓得把小身子全部藏在张叹身后,但又不敢不回答,伸出一只小手,朝屋外指了指,没敢吭声。

    张清清和她老公王仲来了,手里拎着大包小包。

    张清清长相温婉,长发披肩,和性格一样,温柔可亲,同张明雪完全不同。

    王仲身材高大,长的干净帅气,30多岁,颇有男人魅力。

    “都站在这里干嘛?快进去。”张清清说道,见到张明雪,问,“小雪,妈呢?”

    “在做饭,你们怎么拿这么多东西来。”张明雪一边说,一边上前把她姐拿走了一些东西,他们进了屋,一个小孩子站在偌大的客厅中央,局促不安。

    小白原本坐在小凳子上看风车车和假老练,听到院子里传来声音,来了不少人,还有小孩子,连忙把电视关了,起身站好。

    就在这时,张叹大步进屋,第一时间介绍道,“姐,这是小白,小白,我回来了。”

    小白见到张叹出现,绷紧的小身子顿时放松了不少,用自己的小手主动去牵他的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