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特殊死者,棘手案情
    夏川大道,位于北城近靠上城的富饶位置。

    李敬找过来没花多少时间。

    来时路上,他让小碍调取了有关泰和酒店的资料,随后惊讶地发现这家自己从没听说过的酒店来头不小。

    这是一家在几十年前某个特殊时期招待过诸多境外势力领导人的五星级酒店,曾一度一口气集结包括白鹰在内的九方势力领导人驻留足有三月时间。

    经过了当初的特殊时期,泰和酒店面向重要外宾的资质被保持了下来。

    虽是常见的五星级酒店,但泰和各方面都是按照最高规格来。

    长期以来,泰和酒店都是境外人员来到江海游玩、办事最优先的选择。

    且事实上, 通常有境外来访的官员、贵宾来访江海时都会被安置在此,几乎可以说是江海市钦定的对外迎宾酒店。

    在有相关人员入住时,寻常人想住都住不进去。

    当然。

    前提是入住者是受江海官方重视的外来宾客。

    值得一提的是。

    尽管酒店经营性质如此特殊,泰和大酒店经营方相当低调……

    哪怕是由于酒店主要面向人群为外宾遭受过不少非议,在遍地是各色酒店的当今盈利也不怎么样,酒店经营方从不造作只是一板一眼默默经营着。

    正因此。

    这家极具特色的酒店虽在高层人员及外宾中非常有名,在江海本地民间却是名不见经传,不为大众所熟知。

    驾驭灵兵来到泰和酒店上空,李敬俯视下去。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的傍晚。

    在落日余晖下,楼层高度超过二十层的泰和酒店附近街道都被拉起来了长长的境界线,半个街区被辅查科整体封锁。

    入目这一状况,李敬眉头微皱。

    死者身份特殊,戴弘有跟他提一嘴。

    虽说未有详细说明,但至少点出了事件受到了江海高层的高度重视。

    这足以说明死者是个了不得大人物。

    然而眼前这阵仗,属实超乎了李敬的想象。

    死一个人,直接封锁半个街区。

    不仅如此,此刻一眼看下去,泰和酒店附近街道上巡查和辅查少说有近千人。

    北城巡查分局总共才多少人?

    周边道路被警戒线截断,平民、闻风而动赶来的记者群体统一被拦在了外面。

    这一看就能明白, 事儿不是一般的大。

    这……

    死的到底是谁?

    难不成是一方首脑?

    李敬暗暗心惊, 在酒店门前落下。

    由于是临时出门, 他并未身穿带有重案组标识巡查制服。

    刚一落地, 立马有一名守在酒店门前巡查拦住了他。

    “同事,请出示一下证件。”

    御空而来,不是巡查局所属就是管理局所属。

    不过确认身份,显然是有必要的。

    尤其是面对这般大事件。

    对此,李敬自然理解。

    他在北城分局挺出名不错,但不是所有人都认识他。

    到最近这几個月。

    不要说如何重大的案件,除却去大秘境请假这一月,他基本是赋闲在家。

    当初接连破案的名声,早没啥影响力了。

    巡查局到底是个干实事的公职机构,而非饭圈之流。

    不是高层,啥事不干。

    有谁会记得你?

    没含糊,李敬翻手取出自己的证件。

    这名相对面生的巡查见李敬证件上是北城巡查分局重案六组,肃然起敬。

    但紧接着,他又是皱起了眉。

    李敬的证件上,标注是四级巡查。

    四级巡查,意味着是五境。

    通常这个级别,少说是个副局长。

    然而李敬的证件上显示, 他连个组长都不是, 只是一名寻常重案组成员。

    这……

    证件造假?

    不能够。

    巡查局的证件, 没人敢伪造也没人有能力伪造。

    回过头来。

    身为北城分局的人, 他再清楚不过。

    自家分局没有五境。

    有的,仅是一名六境局长。

    所以。

    李敬哪冒出来的?

    这名巡查满头雾水。

    鉴于李敬的证件没可能会是假的,他下意识侧身。

    “请进。”

    说着,他叙述着道。

    “案发现场是在酒店八楼,目前酒店是由罪案科封锁,相关人员正在对整个酒店所有宾客进行筛查工作。重案组已有部分人员到场,同事你直接到楼上现场去即可。”

    “明白。”

    李敬回应,转身步入酒店。

    刚刚这位罪案科的同事神色有多怪异,他有看在眼里,不过没在意。

    作为北城分局局长之下唯一的“五境”,在旁人看来他这证件确实奇怪。

    换了他自己见到,也会诧异。

    ……

    没过多久,李敬坐电梯来到酒店八楼。

    电梯门刚开,他抬眼便见到了两个熟人。

    陆阳成和易修竹。

    此时两者正身穿着重案组制服,在正面迎向电梯的一间客房门前走廊里说着话。

    骤然见到这两位昔日在辅查科一起打拼过的哥们,李敬很意外,随即又是释然。

    早在两月多以前他处理妖物联合会事件时,陆阳成与易修竹便步入三境一段时间,二人调职重案六组当时就已提上议程,只是他俩初入三境需要时间稳定修为并学习法术。

    如今两月多过去,二人也该完成调职了。

    那边,陆阳成与易修竹听得电梯上来的动静,双双扭头。

    见着李敬,两人并未意外。

    陆阳成乐呵一笑,抬手示意。

    素来冷冰冰的易修竹亦是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李敬见状微笑回应,迎向两者。

    “阳成,修竹,好久不见。”

    “确实是有段时间了,从上次见面到现在都快三个月了。”

    陆阳成开口,道。

    “李巡查你也是真的忙,上回还说有时间要请哥俩吃饭,让哥俩认识认识你家娇妻,结果呢?妖物联合会事件结束以后你直接不见了踪影,一直到哥俩调职重案六组都不见人。”

    陆阳成,那是老阴阳人了。

    迎上他这带有批斗的话音,李敬讪笑。

    “这事怪不得我,妖物联合会事件过后思思突然感受到了四境瓶颈,闭关一直到最近才获得突破。然后最近这一月我都有其他事情在……”

    话说一半,陆阳成笑笑。

    “行了,我也就随口一说。我跟修竹半月前调职重案六组就打听过了,知道你请了一个多月的长假。”

    随后易修竹也是开口。

    “吃饭的事回头有空再安排就是,上回妖物联合会的事,我和阳成还得谢谢你。你当时留下的讯息和抓到的人,让我俩捞到了不小的功劳,到时吃饭我俩请你。”

    说着,易修竹望了眼身前的客房,道。

    “闲话说到这,戴组长刚来过一趟,临时有事离开了。他嘱咐了我跟阳成等你过来,现场由三人负责,让我俩听从你的指示。”

    李敬闻声微愣。

    负责现场,这倒没什么。

    重案组办事都是各自有各自的任务,除非是到了确认案犯踪迹到要实施抓捕的时候,通常不会有太多人一起行动,多是两三人组成的小分队。

    问题这会才刚案发,重案组其他人哪去了?

    正疑惑着,陆阳成道。

    “重案六组一部分人目前手头有另一件案子要处理,剩下的人跟罪案组进行交接后也由戴组长分配任务去了解各类信息了。仅是一个现场,没必要有太多人过来。”

    得此解惑,李敬点头。

    除了眼前这案子以外还有一件案子,这倒可以理解。

    重案组的人本来就不多,也就二三十人的样子。

    同时碰上两件案子,人员吃紧再正常不过。

    没多想,李敬探头望向客房里面看了看。

    瞧见有几个鉴证科人员在忙碌,他收回视线询问。

    “这里目前什么状况?怎么没见尸体?”

    “尸体在浴室里,得进去才能看到。鉴证科这会忙着确认一点痕迹,等他们完事我们再进去,免得对现场造成不必要的破坏。”

    陆阳成开口,取出一块平板操作了下,递过来道。

    “目前罪案科整理出来的死者信息都在这里,你看一眼。”

    “行。”

    李敬接过平板,随即皱眉。

    案件受害者,是一名名为奥古斯都的白鹰人。

    其身份,是白鹰联邦对外关系处理委员会执行官。

    这份量,不是一般的重。

    放在古时候,这就是特使级别。

    搁在现代,略暧昧。

    其不能算是使节,但实际却拥有比使节更重的份量。

    两方势力若有正式交涉的需要,将会由执行官全权负责。

    难怪外边搞那么大阵仗……

    这种人物莫名其妙死在龙宇的酒店里,对龙宇与白鹰的关系影响非常大。

    奥古斯都是在七天以前来到江海。

    其目的,表面上是与龙宇方面就灵晶银行的推行商谈两国贸易合作问题。

    但很显然,没那么单纯。

    谈国际贸易,来江海做什么?

    江海又不是龙宇的首府……

    然后这时间,未免太巧了一些。

    刚好是重元圣境大撤离后的第二天……

    这,明摆着是奔着在龙宇“做客”的权嫦来。

    面色古怪着翻看了一番奥古斯都的官方履历,李敬发现这位尽管修为不高只是个四境,可却不单纯是一名对外关系处理委员会执行官,同时还是一名至高教会的荣誉主教。

    这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荣誉主教。

    严格来说不能算是教会的人,只是被授予了教会的“荣誉”。

    但会得到这种“荣誉”的人,一般是至高教会的“死忠粉”。

    其来访的立场是代表白鹰,李敬倒不怀疑。

    教会胆子没那么大,敢在两国关系的层次对白鹰指手画脚,白鹰也不允许如此。

    只是有那么一层身份在,这人来访的目的未必单纯是为白鹰争取某些东西……

    跳过平板中奥古斯都有限的信息,李敬调看其同行人员的履历。

    其同行者,总共有六人。

    分别是一个六境、两个五境,然后是三个四境。

    有着官方交涉身份的,是包括奥古斯都在内的四个四境。

    六境那人及两名五境是随行安全人员,说白了就是保镖。

    目前六人已被集中到泰和酒店二十八层顶楼,由北城分局特别行动组保护起来。

    说是保护,实则是看护。

    不是李敬瞧不起自家分局的特别行动组。

    特别行动组的职能是以攻坚为,人员多是擅长战斗的主没错,但整体是由三境构成。

    一伙三境,保护有一个六境两个五境当保镖的团体?

    论纸面实力,单是这三个保镖就比北城分局的高层力量更强。

    毕竟北城分局有的也就是陈靖那么一个六境局长,然后加上他这么个“五境”小兵。

    要保护他们,得由管理局来。

    此刻他们被“保护”,想来是防止他们闹出乱子来。

    理论上来说,他们不会有胆子在龙宇的地头上闹事。

    可要有个万一……

    一个六境两个五境,这是一股短时间内能把北城区大半地区夷为平地的力量。

    李敬敢肯定。

    表面上虽然管理局没来,但既然来访这支队伍已被“保护”起来,管理局必定已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以防万一,只是相关人员暂时是潜藏在暗处。

    自家五境六境出现某些状况,管理局都会立即做出反应进行防范,何况是国外来的?

    令李敬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是。

    有六境和五境当保镖,这人怎么还能离奇暴毙?

    抬手揉了揉眉心,李敬有些头疼。

    有关案件的细节,巡查系统里尚未有披露。

    如此敏感的事件,在未水落石出前暂时不会有相关信息上传。

    且事实上。

    针对境外人士,系统里能有相关人员的部分信息已经很不错。

    关键对方不是龙宇人。

    不论调查还是了解都得跟对方背后的国度进行沟通,不然很难获取到有价值的信息。

    连基础信息都不全,这比他以往面对的案件要复杂上太多。

    或许通过小碍,可以了解一些信息。

    但这种事不能随便乱做。

    网络,全球互通。

    然而李敬不可能叫小碍黑到白鹰去。

    这要被发现了,问题可就大了。

    将平板递还给陆阳成,李敬询问。

    “死者的死因目前有说法吗?”

    “你来之前我跟修竹到场跟鉴证科的沟通过,具体死因暂时没定论。”

    陆阳成回应。

    话音刚落,易修竹开口。

    “可以确认到的是,死者体内有灵气枯竭现象,怀疑是邪道手段导致。不过死者体内没有检测到邪气残留,灵气枯竭现象也不怎么明显,达不到致死的程度。”

    李敬闻言点头,道。

    “那我们先等等结果好了。”

    “也只能这样了。”

    陆阳成无奈摊手。

    这事相当棘手,大家都品味得到。

    眼下能做的,只有等待。

    与陆阳成和易修竹有过一番沟通,李敬随同两人一起等待之余,摸出手机给江旖旎发了个消息询问。

    奥古斯都及其随行人员是为权嫦而言,他已有猜测。

    但总归要确认一下。

    正经办案,不能全靠猜。

    奥古斯都的死会影响到管理局的城市协防应急响应机制,江旖旎这会显然也正忙着为此做安排与布置。

    消息发送过了一会,江旖旎才回来消息。

    “包括奥古斯都在内的白鹰来访团队暂时没提出过与管理局交涉的请求,不过其来的目的是为权嫦不会有错。为了接待他们,国都贸易委员会有特派员来到江海。那边有来过消息,在两天前的商谈中他们全程都在旁敲侧击,想要了解并高价购买有关异类文明的信息与产物。期间没指明是鬼族亦或古神遗民,但目的显然很明确。”

    得到这般回复,李敬回了个“了解”。

    正想收起手机,江旖旎发来消息。

    “事关权嫦,案子的相关情况我这里需要实时跟进。案发现场是由你负责,那正好,有情况了跟我沟通一下。权嫦在龙宇很安全,但你也看到了,即使有龙宇庇护该惦记的还是会惦记她。没特殊状况发生时尚且没所谓,现在有了我们需要谨慎起来。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不能排除各方有意染指的势力会出现得不到就毁掉的意图。”

    收到这么一条信息,李敬编辑信息回复。

    “行,等有消息了我通报给你。不过我负责的只是现场,有关案情进展你要跟进,得直接跟戴组长进行沟通。”

    “知道,陈靖那边我已有过沟通,跟进事宜正在安排。”

    江旖旎回复。

    ……

    等待,永远是漫长的。

    转眼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李敬与陆阳成及易修竹三人守在案发客房门前,略有些煎熬。

    不过这般状况,需要表示理解。

    鉴证科的相关工作向来比较细致。

    事件敏感程度那么高,他们更是不可能如何随意。

    暂时没消息,也就是尚且还未有发现。

    他们能做的,只有等。

    守在门前耐心等候着,一道李敬熟悉的身影忽然从屋里走出来。

    李敬见状微愣。

    这会戴着白手套走出来的,可就不是鉴证科科长杨秋辞?

    一旁陆阳成与易修竹也是愣了一愣。

    杨秋辞,他俩都是认得的。

    毕竟当初见过。

    不过由于过来之后并未直接进去过现场,只是在外面与鉴证科相关人员有过沟通,两人并不知晓原来这位也在。

    另一边,杨秋辞出来见着李敬嫣然一笑,并没有如何诧异。

    显然她一早就知道案发现场将会是由某人负责。

    出门迎上三人,杨秋辞摘下手套疲惫地吐了口气。

    “我尽力了,死者的死因仍还是没法从生物学上进行确认。尸体无任何外伤,唯一的异常是体内出现灵气枯竭的症状。灵气枯竭未必是凶手留下的痕迹,也可能是他故意让我们看到,混淆视听。”

    说着,她继续道。

    “以现代医学手段无法从生物学上确认的死因,可以是多方面综合因素导致。比如精神层次手段,大部分情况在生理上不会有任何体现。总之这人是怎么死的,在没找到凶手确认其行凶手段之前,我们没有能力进行求证。”

    面对杨秋辞这般话音,李敬等三人面面相觑。

    死的是个相当有身份的歪国人,很多信息无法入手,这已经够棘手了。

    这会连死因都没法确认,这案子怎么查?

    “现场可有找什么痕迹吗?”

    易修竹询问。

    “暂时没有发现。”

    杨秋辞摇头,道。

    “现场除却奥古斯都的六名同行者及酒店客房服务人员留下的生物痕迹以外,没见有其他痕迹。针对相关人员的调查重案组一早已经有人去做了,于现状没有任何价值可言。”

    “这……”

    陆阳成满脸犯难,用胳膊捅了李敬一下,小声询问。

    “老李,你办案有一套,现在我們咋办?”

    李敬闻声苦笑。

    毫无头绪,他哪知道该咋办?

    他办案如神,是外头给的虚名。

    实际上他过往办案,依靠的助力从来都不少。

    眼前有什么助力可以让他依靠的?

    小碍?

    她能做的不过是调看酒店监控……

    一间酒店的监控能有多少?

    这会情报科估计早把奥古斯都等人入住酒店期间的监控给翻烂了,没有意义。

    找要只妖出来?

    那也得有呀!

    随便找只跟案件没关系的妖,也纯粹是无用功不是?

    正想说姑且跟戴组长做个汇报,杨秋辞定睛看看他,忽然道。

    “李敬,你跟我进来一下。”?

    李敬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你的天眼术比我高明得多,也许可以发现一些我们忽视或发现不了的迹象。”

    杨秋辞说了句,转身进屋。

    李敬见状眨眨眼,向陆阳成与易修竹点头示意了下,随后跟上。

    本身具有自成长性的天眼术,如今有了他七境的修为支撑,早已超越了当初单纯大圆满细致入微的程度。

    这倒是确实值得一试。

    尽管于鉴证确认死因一事天眼术作用有限,可要说发现细微痕迹的能力,高熟练度的天眼术未必比鉴证体系专业法术来得差。

    杨秋辞见李敬跟到了屋里,将他引向客房浴室道。

    “外边不急,先看看尸体。”

    “好。”

    李敬应声,随其前往往浴室之余,抬手变幻几个印法开启天眼。

    瞥见某人眉心睁开了天眼,杨秋辞歪头瞅他两眼,冷不丁噗嗤一笑。

    “天眼一开,你这李天王有点二郎真君的味儿了。”

    “……”

    李敬。

    “杨姐,咱办正事呢。”

    “好嘛,不说笑。”

    杨秋辞嬉笑。

    说话间,两人走进浴室。

    随之,李敬看到一句周身不着寸缕、身高约是一米九左右的西方人尸体倒在浴缸里。

    见着这一状况,他不由地望了杨秋辞两眼。

    浴室里没有其他人。

    也就是说,尸检工作是由杨秋辞独自一人负责。

    这一个多小时,这位杨科长都是与一具全果的男尸为伴?

    杨秋辞留意到李敬望来的眼神,大致猜到他心中所想,淡淡道。

    “我是干这一行的,早看习惯了,小意思。”

    说着,她佯怒道。

    “正经瞧瞧尸体,别开着天眼老往我身上瞄,小心我告你非礼。”

    李敬哑然。

    他这是天眼术,又不是有透视功能的星月神眸。

    往她身上看能看到的都是灵气,何来非礼一说?

    鉴于杨秋辞表面正经实则腹黑得很,花样也很多,李敬默默选择不跟她一般见识,注目尸体。

    这一眼看过去,他没看到有意义的东西。

    奥古斯都死去已经不少时间,且体内原本就有灵气枯竭的症状,此刻其尸身内灵气已几近完全消散。

    仔细审视一番辣眼睛的全果男尸,李敬无奈轻叹,转头正想说自己恐怕帮不上忙,忽然留意到另一边墙上有几个暗红色的手印。

    触目惊心的手印有点像恐怖故事里的血手印,但实际是肉眼不可见的。

    将其捕捉的,是李敬的天眼。

    天眼显示出血色色彩,意味着其是某种能量残留。

    然而至今为止,李敬从未见到过有红色的能量形式。

    眼见李敬定睛望向了另一边的墙体,杨秋辞略微皱眉。

    “怎么了?有发现?”

    “嗯。”

    李敬应声,指了下手印所在。

    “杨姐,这墙壁上的手印你用天眼术可以看到吗?”

    “手印?”

    杨秋辞呆了呆,随后摇头。

    “这浴室我不只用过天眼术,还用另外两种鉴证瞳术整体观察过,并未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