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武侠小说 > 出场就满级的人生该怎么办 > 101、拜见圣主
    知道清灵子被圣主联系上的时候,最高兴的其实不是清灵子而是赛东风。

    “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嘛。”

    他从知道等会小张哥会跟清灵子联系旳消息开始,就洗了澡换了衣服还去外头的理发店理了个漂亮的发型,看上去虽然娘们唧唧那股劲儿一点都没少,但着实清爽了不少。

    “行了,又不是视频,只是打电话。”

    清灵子坐在镜子前一遍又一遍的试着口红色号:“这个颜色怎么样?会不会显得有点凸嘴唇?”

    “清灵子啊清灵子,当时有些人还嘴硬,说些不恭不敬的污糟话,怎么现在却又是如此严阵以待呢?”

    “费什么话,让你看看。”清灵子眉头皱起:“你这人,屁话怎的忒多。”

    赛东风晃晃荡荡的来到清灵子身后,将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怎么样,圣主的声音好不好听?温不温柔?有没有霸气?”

    “让你别废话!”清灵子当场就炸气了,长发无风自动:“等会若是让圣主见了,成何体统!虽我现在失了势,可也不能让圣主瞧扁了。”

    其实怎么形容呢,不管是十二灵还是尸解仙,在对待圣主的时候其实态度区别不大,他们两边虽然打生打死,但面对圣主时,就像是日本战果时期的大名在看到天皇时的态度一样。

    不管这个圣主管用不管用吧,这就是代表的是正统传承和精神道标,没有了这个道标,他们就等于是失了传承。

    清灵子心狠手辣作恶多端,但却有一件事从来没干过,那就是从不会去玷污心中之道。虽然有时候脾气上来也会牢骚几句,甚至会觉得圣主偏袒十二灵,但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圣主这个位置存在的必要性。

    因为代表着传承啊,只要圣主还在,不管是尸解仙还是十二灵那就是有根可循,往下走传承的时候也可以名正言顺,而一旦没了这个圣主,他们就是孤魂野鬼。

    所以即便是清灵子,在接到小张哥电话时,他表现出来的激动和亢奋也是发自内心的,而对圣主的尊敬,多少年来从未变过。

    “你凶我哦,那等会我就跟圣主告状,说你对着他污言秽语。”

    话音刚落下,他们二人就听见外头有响动,作为老狐狸的清灵子第一时间进入了战备状态。

    不过等他走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血饕餮和自己的傀儡却已经是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在他们的前厅里,一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年轻人正坐在那里,手上拿着清灵子看到一半的书正在翻阅着。

    清灵子看到这个人时,脑子嗡的一下就清醒了过来,他不就是在商场里把自己一眼没的人么!

    原来他就是圣主!

    清灵子此刻也顾不得妆容了,扯了扯赛东风的袖子,两人走上前不约而同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接着行了一个五体投地大礼。

    “清灵子。”

    “赛东风。”

    “叩见圣主。”

    小张哥缓缓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笑道:“不用那么多礼的,快起来吧。”

    赛东风看了一眼清灵子,发现他没起来,自己也不敢起来,两人就那么匍在那里,半晌也没动弹。

    “清灵子辜负圣主,时至如今已成一个穷凶极恶之罪人,还望圣主责罚。”

    “东风亦如此……”

    小张哥笑着说道:“其实我从来不管你们之间的事,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尸解仙的领袖是不是还好。”

    “多谢圣主美意,一切安好。”

    “东风亦如此……”

    小张哥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的事,你杀人可不少。”

    “圣主明察,我所杀之人都是该死之人。唯独这具身体之主,让清灵子心存遗憾,此生尽可能会去补偿于她。”

    小张哥伸出手指在清灵子的头上点了一下,看到他头顶氤氲的气团,点了点头然后收回了手:“她没怪你。”

    清灵子长出一口气:“清灵子如今虽是落魄,但却也深知万物之法则,轮回之因果,断然不会滥杀无辜。”

    “嗯。”小张哥应了一声:“不过还是尽可能不要太极端吧,这话我也跟雷龙他们说过。”

    小张哥现在是以圣主的身份来告诫清灵子,不是用守护者的身份,因为用守护者的身份,他根本不需要在意清灵子那仨瓜俩枣的手段。

    “你们之间的争斗持续很多年了,我照样也不会管。但如果你需要提供庇护,我也会同意。”

    “清灵子殷切为感,但还是多谢圣主美意,清灵子自幼便不服输,如今更是不愿咽下这口气。还望圣主给清灵子一个机会,我不是要证明自己多了不起,而是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

    小张哥点了点头,起身看了一眼血饕餮,点了点他的头:“下次不许吃人了。”

    血饕餮平时除了清灵子那是谁也不服,但今天他从一开始身子就哆嗦的像个着凉的小狗,连话都不敢说,被圣主轻轻一点,他全身的力气都没了,瘫软在了地上,吓得是涕泪横流。

    说完,小张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包东西放在桌上,笑着说道:“好了,这就算是重新认识了一下,往后的路还望你好自为之。”

    看小张哥要走,清灵子连忙叩头:“恭送圣主,圣主若有需要,清灵子自当赴汤蹈火。”

    “客气了。”

    小张哥说完,一脚踏出后,就消失不见了。

    确定圣主离开,赛东风这才敢起身,他长出一口气:“圣主好年轻啊,而且好帅啊……”

    清灵子这时也起身,他长出一口气,然后一脚将血饕餮踢翻在地:“凶啊,你倒是再凶啊。”

    血饕餮静默无声,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

    之后清灵子坐在那看向赛东风:“平日里你不是挺能说的?怎么在圣主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了?”

    “我也没想到圣主是自己跑过来啊,有点……有点受宠若惊。”

    赛东风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窝囊,窝囊到了极点,憋了一肚子恭维话想说,最后半天就蹦出来一个“俺也一样”,这不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么。

    而清灵子在嘲讽一圈之后,坐在那喝了口水,一拍大腿:“糟糕!”

    “怎么说?”

    “忘记给圣主沏茶了!”清灵子悔恨的拍着大腿:“这不是不懂礼数么!”

    “得了吧。”赛东风冷笑起来:“你看看你住的这破环境,你也好意思说礼,等你以后发展起来了,再说招待圣主的事吧。”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清灵子看着自己租住的这个破地方,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在这个时代第一次面见圣主居然就是在这种地方,他这把老脸真的有点没地方搁。

    “你说……十二灵那帮人不会跟着圣主的路径找到咱们吧?”

    “不会,圣主如果偏袒,你我早就被塞进铜牛肚子里遭了那十二灵的难了。”

    “哦?怎么说?”

    清灵子将当时自己在商场里偶遇圣主的事讲给了赛东风听,虽说清灵子现在也就只剩了个四五成的功力,但也绝对不是说等闲人能拿下的。

    可是当时他就记得是被圣主一个回眸就给按在那里了,如果这一代的圣主修为到了这个程度,基本上可以确定如果他要是偏袒十二灵,自己是避无可避的。

    光这一条,清灵子现在真的觉得圣主到底是圣主,不愧那个圣字……

    “如此强?”

    “你瞎了是不是?”清灵子指着门口:“刚才的踏碎虚空你没看见?”

    赛东风唔了一声,捂着额头说道:“现在想来还真的是!”

    不过说完,他突然底气又起来了,站起身指着清灵子说道:“我说什么来着,你这老屁股之前还对圣主出言不逊,要不是爷爷拦着你,你还不知道要捅多大的漏子,你还不谢谢我?”

    清灵子现在知道怕了,自己心火上头时的确是说了不少不恭不敬的话,这要是真的……

    结果不敢想,真的不敢想。因为他不知道圣主脾气好不好,而大不敬是大罪。

    他当时面对秦王赵政时都是一脸桀骜,但现在想到自己曾说圣主坏话却也是不由得一头冷汗直流。

    “我这张嘴!”清灵子啪啪打了自己几下:“真的是死性不改。”

    而在大家都冷静一阵之后,清灵子双手撑在膝盖上长出一口气说道:“万幸万幸,万幸莪手中并没有沾染无辜性命,不然破了滥杀戒律,是要受处置的。”

    “那个小孩子不是因你死的?”

    “呵,那可是血饕餮干的事。”

    “你个老屁股,真的是一声老屁股喊你不虚啊,你是真的连个傻子都卖啊。你这人怎么苟到这个程度了?以前你也不是这样的。”

    清灵子起身踢了几脚血饕餮:“还敢不敢吃人了?问你呢!”

    血饕餮忙不迭的摇头,显然是被吓得有些慌张了。

    清灵子这时转头道:“其实说实话,那个小孩的确是我有所不该,但那人承了父兄造孽来的因,那就得有横死当场的果,不是我也有别人。反正那小孩是活不到成年的,家中人作孽太多。”

    “反正小心点就是了,滥杀之罪非常大,圣主不怪罪你可能就是因为他清楚其中因果。”赛东风叹气道:“可咱们要发展怎么办呢?”

    “哈哈哈哈,你忘了我是如何在诸国枭雄之中独占鳌头的了?”清灵子拍了拍胸口:“如今我既已知道我还未被圣主抛弃,那不过就是个从头再来罢了。”

    “哟哟哟哟,前几天还像个死狗,整日买醉。如今你是又觉得你行了。”

    清灵子从怀中掏出手枪:“新的时代,咱们也有新的东西。对了,圣主这掏出来的一包是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