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从先天功开始纵横诸天 > 第十一章 今后没人欺负你
    “老蔡呢,怎么不出来牵马?”

    外面这一行人进来之后,当先的壮汉出声喊道,而后打量着客栈里面,瞧着地上一滩一滩的血,靠窗位置坐一个年轻人,年纪不大,但是浑身上下一股懒散劲,身前放着一个剑匣,手中端着一个茶碗。

    而在那年轻人的旁边,还有一个面貌极丑的女子,正在端着饭菜。

    “这是怎么回事?”

    年轻人看到地上的血,顿时止住脚步。

    “老蔡呢?”

    这个壮汉又喊道。

    他们是这里的常客,平时来到这里,老蔡都会出来招待,对着他们阿谀奉承一遍,然后好好料理,送饭送菜,而他们出手大方,也能够让老蔡赚一大笔。

    徐浪伸手端过饭菜,瞧着岳灵珊憋着不出声,知道这妹子没什么经验,随口说道:“店主人不是老蔡,姓萨,去后院了,这位是他孙女……地上的那些血野猪血。”

    听到徐浪的解释,这一行人方才松了口气,但仍旧是非常谨慎的坐在了店门之外。

    “你们要什么?”

    岳灵珊这才转过头来,出声说道。

    “嘶……”

    壮汉看到岳灵珊的扮相,倒吸一口凉气,适才看着妹子背影,身姿窈窕,自觉会是一个端丽的小姑娘,没想到她回过头来,居然这么倒胃口。

    “小丫头,你去把牛肉,蚕豆,花生这些东西弄上来。”

    壮汉直接吩咐岳灵珊,而后指着旁边的年轻人,说道:“老蔡不在,我也要让你们认认人,眼前的这一位是我们福威镖局的少镖头,行侠仗义,挥金如土,是你们店里面今后的大主顾,你可要好好的招待。”

    岳灵珊紧绷着嘴,木讷点头,而后到了后面,将牛肉,蚕豆,花生这些凉菜端了上来,又去打了酒,送到了这一行人的桌前。

    这福威镖局的少镖头就是林平之,也是岳灵珊来到这边的重点观察对象。

    而现在对林平之来说,是初见岳灵珊,但是对岳灵珊来说,已经是悄悄观察他好久了,对他的三脚猫功夫了然于胸。

    现在的岳灵珊不说话,实在是心中有鬼,以为自己夜夜前往福威镖局观察的事情,被对方给知道了,现在来到这边挑破这件事情。

    直至看到他们浑不在意,才知道只是误打误撞的来这边了。

    这林平之一行人端着酒,一饮而尽,而后说道:“这店家换了,酒味还是一样的。”

    “嗯?老蔡什么时候走的?”

    跟在林平之身边的史镖头出声问道。

    这地上的痕迹,让史镖头怀疑老蔡被人杀了。

    “七八天了。”

    岳灵珊小声说道。

    “我这里的野味,你去收拾一下。”

    史镖头将野兔野鸡递给了岳灵珊,跟着岳灵珊就要往里面走去。

    岳灵珊连忙用目光求助徐浪。

    劳德诺就在之前,拖着李留神的尸首往后院去了。

    “小姑娘你放心,你长得很安全。”

    徐浪对此根本无所谓,他已经杀了李留神,又爆了一包银子,算得上是大有收获,而就算杀人的事情被这些镖局的人看到也没什么,徐浪完全可以一走了之,顶多就是岳灵珊的小店铺开不下去而已。

    “哈哈哈哈……”

    镖局的镖师,趟子手在旁边闻言,纷纷大笑,说道:“老史,都说你长得凶,你看看,让这姑娘都对你戒备。”

    史镖头轻轻撩了门帘,往里面看了一眼,瞧着里面的布置同老蔡在时大有不同,也就相信了岳灵珊所说七八天的话,没有细看,只是脸色涨红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被这样一个丑女怀疑自己,史镖头感觉到了深深的耻辱。

    这史镖头刚刚坐下没多久,便听到马蹄如风,由远及近,而后看到了两个人骑着骏马,行进如风,倏忽间便来到了店门之外,将这马栓在门外,来到了店内,抱怨道:“福建的山路真多,把马都给累坏了……店家,来两碗酒。”

    “别去。”

    徐浪放下饭碗,看着岳灵珊要上前,说道:“不然你又要被欺负。”

    “……”

    岳灵珊瞥了徐浪一眼,微微咬唇,来到了这两个人跟前,小声问道:“要什么酒?”声音清脆。

    这两个人都是川人打扮,当前的一个年轻人闻言,一下子就抬起头来,看向了岳灵珊,伸手就往岳灵珊的下颚挑去,口中笑道:“可惜了这一张脸。”

    “钉鞋踏烂泥,翻转石榴皮……”

    旁边的人瞧着岳灵珊的脸,出声评价道。

    “哪里来的狗东西,来到我们福州撒野?”

    林平之在旁边抱打不平,拍桌子喝道。

    趁此机会,岳灵珊连忙后退,一直到了徐浪的身边。

    “你看,我就说吧,你上去就要被欺负。”

    徐浪呵呵笑道,伸手拽着鸡腿啃上两嘴,感觉有八分饱了。

    岳灵珊狠狠的白了徐浪一眼。

    就在他们两个聊天的时候,那边已经开始打了起来,一边是福威镖局的少镖头,带着福威镖局里面的两个镖头趟子手,而另一边的两个人,一个姓余,一个姓贾,都是青城派的好手,两者斗到一处,林平之完全被姓余的拿捏了。

    “你想不想从今往后不受人欺负?”

    徐浪看着岳灵珊,笑道。

    岳灵珊看向徐浪,眼眸里面白的多,黑的少,但还是点点头,权且在徐浪面前伪装全套,只想等到自己揭开真面目的时候,和二师兄一并出手,将眼前的肥羊给逮住。

    什么大宝藏……

    “放心,我不白白欺负你。”

    徐浪看着岳灵珊,拍着胸膛。

    两个人在这边随便扯着闲话,而那边姓余的翻了船,被林平之一匕首杀了,如此动静,让旁边同林平之一并来此,姓贾的人慌忙向着门外,纵身跃在马上,扬鞭而去。

    “怎么办,我没想杀他的。”

    林平之脸色煞白,看着地上的尸身。

    周围的史镖头,郑镖头都是老江湖了,见此就让趟子手将尸身抬进店内,看着徐浪和岳灵珊说道:“我们少镖头仗义相助,这才失手杀了人,这件事出自你们身上,如果你们走漏风声,谁也脱不了干系。”

    “唉……”

    徐浪看着林平之,叹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林平之虽然纨绔了一点,但是一身的品性是极好的,直至最后落到囚禁西湖之地,完全是这江湖步步将他逼迫到了那里。

    如果可以,也能够顺手搭救一下。

    “你可知道,你福威镖局灭亡就在顷刻?”

    徐浪出声,指着地上的尸身,说道:“眼前的这一位,是青城派余沧海的儿子,你们杀了他,余沧海怎么能干休?”

    “什么?”

    青城派余沧海的名字被说出来之后,林平之也好,众镖头也罢,一个个面色煞白,感觉天都塌了。

    “更何况你们福威镖局和青城派还早有仇怨,就算没有这件事情,余沧海也要灭你们,夺林家的辟邪剑谱。”

    徐浪又说道。

    岳灵珊在旁边,听到徐浪说这些话十分惊异,她在福州这些时日,可从来没有见过徐浪,但是徐浪却又准确的说出这一切。

    “公子可能救我们?”

    林平之脸色煞白,问道。

    徐浪伸手,比出来一个二,说道:“二百两黄金,你再把这个丑女娶了,我就帮你们。”说话之时,徐浪对岳灵珊呲牙一笑,说道:“小丫头,你嫁给他之后,保证没人再欺负你。”

    现在的岳灵珊完全看不上林平之,但是只要将华山派牵扯进来,余沧海就不敢为所欲为。

    至于二百两黄金,那是徐浪的点子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