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魄罗的正确养成方式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国王与王后
    支开了布隆后,他们得以继续前进。

    在进入一团与黑雾格格不入的白色雾霭时,泽尔感觉自己已经离格温很近了。

    但没想到,下一刻形势剧变。

    圣霭忽然间消散,泽尔看见格温被佛耶戈扼住了咽喉,双脚离体奋力挣扎。

    但随着胸口的光团被抽离,她挣扎的力度渐渐减弱。

    而在佛耶戈的脚边,顽抗到底的赛娜和卢锡安早已经不省人事。

    “格温!”

    几人立刻冲上去阻止他,佛耶戈随即带着格温飘上半空。

    他一抬手,无数的黑雾从地面涌出将地面震碎。

    他们摔倒在地,被簌簌落下的砂石掩埋,从地里爬出来却看见无数的砖石被黑雾裹挟着浮在半空,随即同泥石流般轰然而至。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风墙平地而起,强烈的上升气流以及其中的蕴含的剑势将砖石全部斩得细碎吹响半空,纷纷扬扬的洒下。

    但佛耶戈已经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他把代表着伊苏尔德灵魂碎片的光球从格温体内抽出来,眼看着就要被破败王剑吸收,一道厚实的黑影从旁袭来击中了猝不及防的佛耶戈,将他甩到圣坛边缘的柱子上。

    石柱被撞断,沉重的石块从头顶砸下来,夹带着汹涌的碎石尘土将他掩埋。

    光球回到空空如也的躯壳内,阿狸往前飞跃,在格温落地前接住了她。

    嗬——

    格温就像苏醒的溺水者一样猛吸一大口气,噩梦惊醒的说道:“赛娜她!”

    “没事,我们会帮她拿回来的。”阿狸打断了格温说到一半的话,用自己独有的魔法将她安抚,让她冷静。

    薇古丝拖着袖子从黑雾里走出来,脸上的表情肉眼可见的生气。

    这个佛耶戈居然把诺拉给控制了,然后那个笨女巫就为了不伤害别人,找了块砖头给自己的脑门来了一下。

    现在都还在晕着呢!

    她也不想想,没有一点魔力的她能有什么威胁?

    佛耶戈从残垣断壁中站起身,用手背擦了擦并没有血迹的嘴角。

    “真是……没完没了。”

    他疾冲向前,破雾而出,大剑自上而下砍向薇古丝。

    薇古丝双手一撇,凭空出现的黑色屏障挡下了劲劈。

    一股魔法的冲击波爆发开来,狂风扫落叶般卷走了人群,圣坛也在震动中崩塌。

    薇古丝在屏障中安然无恙,佛耶戈反倒被震飞了出去。

    她身后的黑影注入了愤怒的力量极速变大,瞬间达到五层楼那么高。

    黑影怒视着佛耶戈,虽然它发不出声音,但任谁看了它的样子都知道它有多生气。

    狂暴的双拳轮番轰向破败之王,如同打桩机般落在他身上,每一拳都让大地震颤,也把佛耶戈凿进地心更深处。

    累了,毁灭吧。

    泽尔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才知道到薇古丝原来这么猛……

    妈耶,约德尔人不能小瞧。

    佛耶戈被完全压制住了,就在众人以为十拿九稳了的时候,一道黑雾在薇古丝脚边凝聚,环绕着她形成了一个传送漩涡,里面旋转的雾气像极了抽水马桶。

    专心控制着黑影的她并没有察觉到身边的异样,脚下一空理所当然的掉了进去,而黑影也随着她被冲进了马桶,畅通无阻。

    破败之王,你太卑鄙啦!

    泽尔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佛耶戈从深坑中站起来,瞬间袭至格温面前。

    黑雾的利爪扼住她的咽喉,快到她来不及防备,剪刀松手掉在脚边。

    “布隆来也!”

    一道雄浑的声音从旁传出,布隆已经脱离佛耶戈的掌控,持盾向着佛耶戈疾冲而来。

    但佛耶戈只是随手打开一道传送门,布隆就径直冲进门里,消失不见。

    凭空出现的传送门令剩余的人变得畏手畏脚,如果他们靠近也像布隆那样被丢进传送门里,那还不如站在原地不动。

    眼看着佛耶戈就要得到最后一块灵魂碎片,泽尔看向莎拉,朝着她示意。

    莎拉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佛耶戈手中的王冠,伸手摸向了腰间的火枪。

    在此之前她一枪没开,甚至连枪都没有举起来,为的就是不给佛耶戈产生丝毫威胁感,从而防范自己的射击。

    而现在,同样没有瞄准的时间给她,她只能信任这把枪握在手中的熟悉感,拔枪便射。

    火光一闪,圣光的子弹都打不破的王冠,却被寻常的子弹击碎了。

    “你竟敢!”在佛耶戈惊怒的声音中,一个白色光球从破碎的王冠里掉落,远离着他一路滚进坑里。

    还未等他收起光球好好保管起来,一道小小的身影忽然扑进坑中,一口把光球吞下。

    “不——!!”

    佛耶戈慢了一步,他一把抓住吃完就想跑路的四月,气得连手指都在颤抖。

    “叽!”被粗暴的抓起来,四月奋力挣扎,甚至还想调头去咬佛耶戈。但碍于魄罗的身材实在太过圆润,咬到的只有身旁的空气。

    “把我的王后,还给我!”佛耶戈把五指屈成爪状对着四月,试图把光球从它体内抽出来,却怎么吸也吸不出来。

    魔法的手段不行,佛耶戈就用起物理手段。

    他抓住四月的后腿像抖口袋一样抖着它,想要把光球从它肚子里抖出来,却依然没有作用。

    “你做了什么!快给我把她吐出来!”

    魄罗可回答不了他,害怕王后的灵魂再也回不来,陷入疯狂的佛耶戈抓起了大剑,对准了魄罗。

    “够了!佛耶戈。”

    一道虚幻的人影忽然从魄罗的身后浮现,正是佛耶戈心心念念的王后伊苏尔德。

    他嘴角浮现痴笑,放下剑,双手捧起魄罗。

    “你终于肯见我了,我的王后。”

    “……”伊苏尔德先是安抚了一下被他弄得很不舒服的魄罗,才叹息着看向他。

    “佛耶戈,你黑暗且破败的心,已然摧毁了一切。你将我们相爱的盛夏,变成了苦痛且疯狂的永冬。尸裹累累,满目破败……究竟为何,执迷至此呢?”

    伊苏尔德的一字一句都像针一样戳在他那颗早已空无的心上,他的笑容凝固了,充满了怨恨。

    “若是世界将我的至美无情剥夺,毁灭便是它理所应当的结局!”

    “就此罢手吧,让悲剧止于暗影。我可以留在这荒败的岛上陪你,聊以慰藉。”

    佛耶戈满心不甘:“但你此刻只是一缕残魂,让我来帮你找齐剩下的部分。”

    “佛耶戈,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在你做出那些事情之后,我们的感情正如我的灵魂这般破碎了。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你扭曲的爱。”

    在王冠碎裂之后,吞下灵魂碎片的四月就变成了魂器,而伊苏尔德则通过魄罗的天赋,感受到佛耶戈那真切又虚伪的爱意。

    “我们已经无法再续前缘,倘若你接受这样的我,我们还能重新开始。”伊苏尔德看着格温,又看向失魂的赛娜,纠结的蹙眉,最后决然道:“别再执迷不悟了,给彼此一个机会。否则,我们永世不再相见!”

    佛耶戈从地面拔出剑,抡起沉重的剑身,哭号着敲打在地面上:“伊苏尔德,我的王后,你为何如此绝情,难道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吗?”

    没等伊苏尔德回答,泽尔就看不下去,对着佛耶戈破口大骂:“你做了什么?动辄恶言相向,强迫她变成你爱的样子,有一件事是真心为她着想的吗?还敢说你做了什么?你不过只是个自私自利,自我感动的小丑罢了!”

    “不,你在撒谎!你在诬蔑!都是骗人的!”

    恼羞成怒的佛耶戈刚要举剑,阿狸便将那段他不愿面对的记忆注入他的脑海,这次他就算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也躲不掉了。

    原来,他一直以来坚信的事实,其实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假象。

    他爱的不是王后,而是那个自以为痴情的自己。

    没有什么打击比这更加沉痛了。

    他跪倒在地,怅然若失。

    而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王后的一句话。

    “我已爱你至最后一刻,难道还不够吗?”

    “……伊苏尔德,我…错了,原谅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