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道槃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骨文如印
    孟林想了几息,正色道:“同样的仙经功诀,不同的人修炼,成果有所不同。祖上天资非凡,后人愚笨不堪的,也不在少数。所以,关键于在个人本身。”

    而后,他又指着门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落日余晖,错过又如何?还有满天星辰!”

    少年眼中亮起小星星,小拳头紧紧攥起,重重地点了点头:“嗯,师父我懂了!”

    三人又闲谈了几句,孟林便把少年带到小院之中,开始传授功法。

    “此后几日,我每日来此教你,早晨背诵擒龙诀功法口诀,之后习练长拳,午后照常打猎。”

    少年躬身领命,朗声应诺。

    接着,孟林一脸严肃,喝道:“这便是为师曾修习的陈家长拳,你且看仔细了!”

    说罢,他手如疾风,势如闪电,快速地打了一趟陈家长拳。

    十六式后,孟林收势立定,气不长出,面不改色:“看清楚了吗?”

    少年挠了挠脑袋上的乱发:“师父,你打得太快,弟子没有看清。但是,回忆之时,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那便对了。这次是慢的,你注意记忆仔细,我只演示三趟。学多学少,就看你的本事了!”

    孟林虽然平日嘻嘻哈哈,但授艺之时,却无比严肃。

    接下来的这次演练,他虽打得极为缓慢,出拳的力道却颇重。

    十六招长拳下来,愣是用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堪堪演练结束。

    少年在孟林一旁凝眉注视,一边手脚齐动比划,一边拼命记忆,生怕错漏一招。

    孟林停下拳势,问道:“这次记了多少?”

    “十一招!”少年抬起衣袖,擦了擦脸上的细汗,拱手回应。

    孟林颔首道:“练一下,我看看!”

    就见少年一步跨出,出拳如风,一招一式打得像模像样。

    “好。这十一招练得还不错!”孟林指出了几个不顺畅之处,再次缓缓运拳,意如涌浪。

    半个时辰之后,明月东升,小院中撒满银辉。

    少年杨帆总算把十六式陈家长拳熟悉记牢,再无疏漏。

    孟林结束今日的教习,嘱咐少年:“睡前用热水好好泡泡手脚,舒筋活血。”

    之后,他便向茅屋内的老人说了几句话,告别而去。

    回到洞府之内,孟林盘膝坐于石床之上,在脑海中默诵几遍那擒龙诀的功法口诀后,便开始修习。

    “脾脏主土,元气出焉,后天之本。气血生化,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揣而度之,善能用之,可擒大龙……”

    俄而,一股灰色元气,顺着孟林的神念驱使,开始在他奇经八脉之内有规律地流淌奔行。

    继而,他的意念凝聚于脾脏之中,灰色元气倏忽而至。

    那股元气在脾脏之内不住浓缩,在循着一个神秘的轨迹路线盘旋之后,“嗖”地一声探出体外。

    随着那股元气的外泄,孟林的神念,瞬息便对元气所笼罩的这方土地,有了某种玄妙至极的感觉。

    他似乎与这一小方泥土合为一体,不分彼此。

    泥土中的水分,钻动的甲虫,甚至泥土半丈下生长的植物根茎,他都能清晰感知。

    只是,这种感知对他的神念耗损极大。

    不到半盏茶的时光,他脑袋发蒙连忙掐诀停止功法。

    稍事休息之后,孟林对自身初次运转功法的成果,还算较为满意。

    “以后,只需经常修炼熟悉,便有望完成那位前辈修士的未竟之事。”

    想到于此,孟林脑海中神思翻飞,一点一滴地回顾近段时日的所得。

    “钟灵秘境,赚了一些灵石,还剩一截神秘断骨。”

    “戊己山,得到擒龙诀这一找寻地脉土精的法门,还收了一个根骨不错的记名弟子。”

    他一边思索,一边端详在身前放置的那截断骨:“到底是人的骨头,还是什么远古凶兽的骨头呢?”

    灰色元气探出,断骨毫无反应。

    拿着断骨在眼前晃动片刻,仍是毫无所得。

    触手之处,断骨坚硬了得,在孟林用一柄小刀切割之后,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突地,他福至心灵,逼出一缕元气,直到眼窍之内,运转龙视看向断骨。

    “果然另有玄机!”孟林轻喝一声,喜不自胜。

    只见,那截断骨表面,被孟林的龙视看出有一行隐约不可见的骨文。

    “断骨如此坚硬,难不成是这行骨文的原因?”孟林在心中思索不已。

    虽然,他并不认识那神秘骨文,但可想而知的是,那骨文定对断骨有莫大的护佑效果。

    至于是何原因,他现在毫无头绪,便也只好放下不提。

    目前,对于他提升自身实力而言,倒是有一条路可走。

    那便是,在自身骨骼上面摹刻那行骨文。

    谋划思索良久,孟林决意行动。

    首先,他保持着龙视运转,凝神记忆那行骨文的写法,在洞府内的地面上缓缓刻划。

    因为不认识骨文的缘故,初时,他临摹起来极为困难。

    试了几次之后,孟林索性不再辨认猜测骨文的含义,只是把它当作一幅线条组成的简单画作,进行临摹。

    果不其然,在又临摹了九十余次之后,他终于可以顺手成画,骨文挥洒而出,与断骨上的骨文轨迹分毫不差。

    孟林咬了咬牙,继续盘膝坐定,运转天地心圣诀保持道心空明,生怕因失误而造成终身难去的伤害。

    数息之后,他从奔腾在经脉之中的元气大河中,分出一缕灰色元气,化作一柄寸许小的刻刀,缓缓在左臂摹刻。

    元气如刀,骨文如印。

    他体内的骨骼,虽然没有被元气之刀切割地鲜血淋漓,但元气刀尖在触及道骨膜之时的酸痛感,却是让他忍不住摇摆不已。

    好在,那行骨文并不长。

    只用了不到五息的时间,在他运转龙视看时,左臂骨骼表面已然出现了一行和断骨上一模一样的骨文。

    “轰!”

    孟林体内的元气,似乎找到了一个巨大的宣泄口,被那行神秘骨文吸引着,不断汹涌而来。

    随着灰色元气的凝聚,那行骨文逐渐变得模糊,孟林的左臂骨骼也渐渐有一种坚如神兵宝器的感觉。

    最后,在吸纳了孟林近半元气修为之后。

    那行骨文,终于与断骨上的骨文一样,即便在龙视之下,也是发着微不可察的毫光,隐约而不可见。

    内视了片刻,孟林略有虚弱地从石床下来:“这骨文对骨骼的提升效果,果然非同寻常!但是,它对元气修为的吸纳,也是如同无底洞一般!”

    此时,自、身在荒郊野外,周围又无师长庇护,若丝毫不保留元气修为,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乱子!

    他可不敢把身家性命,完全交给洞府门口的四象阵法。

    当下,孟林不敢再继续摹刻,心念微动,把那柄元气之刀重新化为元气,汇入激荡不休的元气河流。

    如此一夜,孟林都在打坐修炼,努力恢复修为。

    饶是如此,到了第二日天光放亮之时,他元气修为方堪堪恢复完毕。

    孟林的元气修为,本身便是同境界寻常仙修的十二倍有余,已算极为浩大。

    可想而知,那左臂上的那行骨文蕴含的能量,是有多大!

    “兴许,等将来境界提升之后,再摹刻出来的骨文,想必会更加强大。”他起身跃下石床,净了一把脸,便往少年杨帆家赶去。

    没用多长时间,孟林跨过那条干枯的河流,出现在茅屋小院之外。

    尚未进入门内,他便听见一个稚童的脚步跺地之声和坚定呼喊:“哈!哈!哈!”

    孟林看着院内这个扎着马步、单手冲拳的少年,面色欣慰,对他这个记名弟子的勤奋刻苦颇为满意。

    然而,他却眼睛一转,道:“小帆!练得不错,当年为师学这套拳法,只用一顿饭的时间便熟练掌握!你还得继续加油啊!”

    说罢,他便丢下院内愈加努力挥拳抬脚的少年,进入茅屋之内。

    向老人问了声好之后,孟林坐在床沿,剑指律动之下,灰色元气汩汩流出,继续护在老人的膝盖。

    “老爷子,经过昨日一天的恢复,你的伤痛应已好了不少吧?”

    老人在床上坐直身体,拱手见礼,感动地道:“孟先生,已经好了大半,现在只是稍微有些酸痛。你的大恩大德,我和小帆这辈子是还不完了!”

    孟林心情大好,调侃道:“那您就好好生活!还不完我的恩情,可不许你随便就入土!”

    老人忽然抬头,踟蹰道:“孟先生,我有一个疑问,不知当问不当问?”

    “老爷子,请说。”孟林神色笃定,似乎已猜到老人的疑问。

    老人往外看了一眼,轻声道:“小帆还是个孩子,孟先生在教导他之时,却说只演练三遍,掌握多少看他自己的本事。这样做,是不是太严厉了点?”

    “小帆将来面对的困难,可能不会比现在少,我给他压力,只是不想让他有过多的依靠心理。小孩子,早吃苦,有好处!”

    孟林神色庄重地跟老人解释后,轻叹一声,向外而走。

    茅屋之外,旭日东升,天朗气清。

    少年杨帆在院中挺立,如同一株正在奋力成长的树苗,向孟林拱手示意,朗声道:“弟子杨帆,拜见师父!请师父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