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修仙:我绑定了搞事系统 > 第七十五章 后续
    “师傅,这也太不公平了吧!我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才赚了不到一百金币。

    您可到好,仅凭三言两语就把风月楼给弄到手了,这抵得上我喝多少酒啊!”

    此时的花卷正趴在刘念的背上,她面色红润,醉眼迷离,额头的碎发随风飘扬。细细一看,别有一番风情。

    刚刚的那段话也不知是其自言自语还是在问刘念。

    而刘念还是选择回应了她:“所以啊,你要多读书,知识改变命运嘛!”

    “读书?难道师傅曾经读过很多书吗?”

    “当然!”

    “有多多?”

    “比你吃过的花卷还要多。”

    “啊!那还真是够多的。”

    花卷虽然年纪不大,身材也比同龄人小上许多,但她的食量却大得惊人。

    究竟有多大呢?这么说吧,她一顿吃十多个巴掌大的花卷,还只是个半饱。

    说话间,花卷只觉得眼皮好重,便渐渐睡去了。

    刘念原本只是打算让花卷尝试一下喝酒,毕竟机会难得。

    却没想到,她竟如此较真,硬生生地喝了一个冠军回来。

    酒楼内,当其他人见识到花卷喝酒的架势时,都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这么说吧,她曾经是怎么吃花卷的,如今就是怎么喝酒的。

    而且与吃花卷相比,她在喝酒时显然更卖力气。因为她知道,喝酒不单可以解馋,而且还可以赚钱。

    单单这一觉悟,就比别人高出一大截。

    当然,这一结果也远远超出了刘念的意料。

    夜深人静,明月高悬。

    刘念背着花卷走在空旷的街道上,月光下,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

    屋内,灯火通明。

    “你们十多个人,都没长脑子吗?那明显就是刘念设下的陷阱,你们一个个的还都往里钻,即便是猪都没你们这么蠢!”齐云弈气急败坏的骂道。

    “少宗主,我们也是一时糊涂,再加上多喝了点酒,所以才中了那小子的奸计。”其中一人怯生生的说道。

    “云弈师弟,我也没想到刘念会如此心机,不过上当的也不止我们,还有黄金台和美人庄。”翩翩公子开口企图为自己辩解。

    “哼!付聪,我希望你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别以为是我师兄就可以为所欲为。”齐云弈眼神冰冷,而后对着身旁的小厮吩咐道:“把你今日得到的情报说给他们听听,也好让他们死心。”

    “是,少宗主。”

    小厮迈步上前,轻声说道:“在你们前脚离开醉仙居后,他们便把曦月带去的两口箱子像丢垃圾一样丢到了附近的垃圾点。打开一开,里面装的满是石子。”

    “听听,听听!还真以为别人都像你们那么傻?其实人家早就串通好了,就等你们上钩那。”齐云弈气得直跺脚,就差指着符聪的鼻子骂了。

    “该死的曦月,我跟你没完。”得知真相的付聪再也无法保持温文尔雅,而是像发了疯似的往外走。

    突然,“啪”的一声脆响,齐云弈的巴掌重重地打在了付聪的脸上,而后又是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所有人都被刚刚的这一幕给惊呆了,要知道,付聪可是齐云弈的师兄啊,无论如何都不该在这么多人面前受到这样的待遇。

    但所有人都能理解齐云弈的举动,一个急于在所有人面前树立威信的举动。

    付聪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齐云弈,仿佛要吃掉他一样。

    “怎么?不服气?师祖派你来此处是为了替我排忧解难的,而不是让你给我增加难度的。你刚到此地寸功未立,便将我辛辛苦苦才弄到手的风月楼给拱手送了出去,你该当何罪?”齐云弈似乎并没把付聪的愤怒放在眼里,反而更加趾高气昂的质问道。

    所有人都觉得接下来的场面将会是一场针尖对麦芒的较量。

    可事实却是,付聪毕恭毕敬地说道:“属下行事鲁莽,还望少宗主恕罪。”

    这一举动算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他们清楚,这绝不是付聪的真实想法。

    但他们又都能够理解,理解这种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理智。

    ……

    月色朦胧,树影婆娑。

    走了一个多时辰,累得刘念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他也没想到,身后这个瘦小的孩子竟会这么重,好在龙门客栈就在眼前了。

    “既然背累了何不抱一会儿?”

    突然,前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吓得刘念一激灵。

    “呃……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刘念惊艳的问道,眼前之人正是赫拉拉。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闲来无事,看看风景。”赫拉拉随后说道。

    刘念东张西望、左顾右盼,而后忍不住的问道:“这大晚上的,你跟我说看风景?”

    “怎么?你有意见?”

    “哪能啊,仔细这么一看,这里其实也挺好的。”在赫拉拉面前,刘念哪敢说个不字,尤其是当下这种境地,她显然有些失落。

    在刘念靠近赫拉拉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气。

    刘念急忙放下背上的花卷,详细地大量了一番赫拉拉。

    皎洁的月光散落在她的脸上,明显看得出她醉了。

    往常那双灵动的眼睛此时也迷离飘渺,似一潭深不可见的泉水,让人看不透。

    白皙的脸颊微微染上红晕,原本整整齐齐的发丝也零零散散的飘落,褪去了原本清新脱俗的气质,反倒是增添了几分令人欲罢不能的遐想。

    赫拉拉见刘念看得出神,不由得出声问道:“好看吗?”

    刘念不禁一愣,似乎没听清赫拉拉的话。

    “我问你好看吗?”

    “当……当然。”刘念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赫拉拉轻轻抬了抬下巴,继续问道:“我好看,还是她好看!”

    “呃……当然是你更好看!”刘念明显有些紧张。

    上一次问他这个问题的人还是陆瑶,当时他大概也是这么回答的。

    “要不我们回去再说?”刘念见赫拉拉没再说什么,于是试探性的问道。

    “怎么?你不是说这里挺好的嘛?”赫拉拉反问道。

    “好是好,只是大晚上的杵在这不太好啊!”

    “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好,有你在的地方都好!”刘念的这句话,也不知是妥协还是真心实意。

    赫拉拉仰望星空,依旧保持着沉默。

    刘念见状也只好尝试着找些话题,便把今日所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她喝了多少?”赫拉拉出声问道。

    “据酒楼的人所说,只是白酒就喝了十多斤,果酒、葡萄酒等更是不计其数。”

    “那还真是比我能多喝一点。”

    刘念心里想着:“何止是一点啊,你六杯倒,人家六斤也只是洒洒水而已,这根本就没得比好嘛!”

    但看到赫拉拉在说这句话时明显有些失落,所以他也就于心不忍了。

    “能喝算什么本事,还不是就赚了一百金币而已。”

    “她当真赚了一百金币?”赫拉拉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好像从刘念的口中听到的是什么爆炸新闻一样。

    “不过区区一百金币而已,我还赚了个风月楼呢?”刘念不屑的说道。

    “这么说,她确实是比我更能赚钱喽。”赫拉拉没来由的这么一说,不禁令刘念一头雾水。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赫拉拉对于他是如何一步步将风月楼给骗到手的毫不关心,反而是对花卷赚得区区一百金币耿耿于怀。

    “嗐,这有什么好羡慕的,说到喝酒,我并不见得比她差多少,若是论起赚钱的本事我更是甩她几条街。”刘念撇了撇嘴,对于赫拉拉的不自信甚为不满。

    “那我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优点吗?”赫拉拉一本正经的问道。

    “你不仅长得好看,还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刘念急忙安慰道。

    “才两点啊,还有么?”赫拉拉继续问道。

    刘念在脑海中拼了命的搜寻赫拉拉想必花卷的优势,同时视线也在上下打量着她。

    当目光落在那柄剑的时候,刘念不禁眼前一亮。

    “你修为高呀!这一点可是她无论怎么努力都达不到的。”

    “是啊!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呢?这么说,就是三比二了,哈哈哈……”赫拉拉终于开心的笑了,她的笑很美,很甜。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

    “从明天起,我决定正式教你剑法。”

    “真的嘛!”刘念兴奋的大声说道,他也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自从花卷出现,我的爱情、事业可谓是双丰收啊。这个徒弟收的真值,我一定得好好待她。”刘念心里暗自嘀咕着。

    “你是她的师傅,我是你的师傅,那还不高出她一大截。”赫拉拉愈加佩服自己的想法。

    “什么?我拿你当媳妇儿,你却把我当徒弟!”刘念听到赫拉拉的这句话时,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只是想压她一头,其实大可不必这么麻烦。”

    “怎么说?”赫拉拉好奇的问道。

    “她现在称呼你什么?”刘念反问道。

    “师母啊!”

    “那她对你态度咋样?是不是比对我还尊敬?这还不够嘛?”刘念生怕赫拉拉不信。

    “也是哦!”

    对于赫拉拉如此反常的举动,刘念的脑海中不禁闪现出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经此一事,令他不得不感慨:女人啊,嫉妒攀比之心还真是刻在骨子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