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血海霸主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李渊的魂魄
    “根据你给泥胎预留的位置,玉笏长二十厘米,宽五厘米,厚一厘米,体积为一百立方厘米,十块玉笏一千立方厘米。两根象牙体积一万二千立方厘米,玉笏只要一千立方厘米,你说只能剩一点边角料?”

    面对陆小风的质问,无尽之青冥淡然道:“二爷算法没什么错,但炼器本就凭运气,就是失败十次也很正常。”

    陆小风呵呵笑道:“反正你是独门手艺,失败多少次只有你自己知道,随便怎么说都可以。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疑问,虽然我不擅长炼器,但也知道炼器的基本常识,不用融化重铸的材料,就算失败原料也不会损坏吧?”

    “哪怕你修炼了炼体功法,我那两根象牙依然比你粗比你硬,你居然说会损坏绝大部分,有你这么欺负老实人的吗?”

    无尽之青冥吐槽道:“我草,有你这样精通体积计算的老实人?你这俩象牙就算能剩下大部分,那也达不到后天灵宝级别,我不要三千万炼制费和你交换过分吗?”

    “不过分。”陆小风认真地点了点头,就在无尽之青冥充满希冀时他补充了一句:“但我不换,三千万我会转到你的账上。”

    “你真是个贱人。”

    无尽之青冥无力吐槽了,直接下达了逐客令,约莫三个时辰后他走出炼器室,把一套全新阵器交给了陆小风。

    这套阵器炼制的是阎王法身,主要材料为幽冥灵土和象牙,十尊法身栩栩如生,散发着浓重的幽冥之气。陆小风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幽冥地府,找到十殿阎王领取任务奖励。

    阎王法身按照阵图方位布置,秦广王率先掐了个法诀,大喝道:“吾司人间夭寿生死,掌管幽冥吉凶,今日赐尔真灵,代吾核查孽镜司。”

    一道黑光落在秦广王的塑像上,冥土塑造的塑像蓦然睁开双眼,眼珠转动起来。这时秦广王再次掐了个法诀,引动自身修炼的九幽之力落在塑像上,那塑像仿佛活过来了一般,朝着秦广王施了一礼。

    这一套阵器是无尽之青冥为陆小风打造,炼制完成时便已炼化阵盘,他期待着泥塑来与自己见礼,结果泥塑仿若没有看到他,径直飞往孽镜台方向去了。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秦广王笑道:“这虽说是你炼化的宝物,但毕竟代表着我等十王,还有我等一缕分魂存在,岂能长期任由你差遣?泥胎协助我等掌管阴司,你要布阵需得祭拜一番,焚烧纸钱祭拜十王,泥胎才会前往布阵。”

    陆小风有点傻眼,这节奏不对啊!炼制十王降魔阵阵器自己出钱出力,帮助十王寻李建成和李元吉魂魄又立下大功,结果阵器成了十殿阎王助手,自己要布阵还得焚烧纸钱祭拜才行,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冤大头?

    秦广王一直对陆小风不错,尽管心里有点不满,陆小风言语上也很客气,委婉地道:“大王,如此我耗费心血炼制泥胎又有何用?”

    秦广王摇了摇头道:“岂会无用!如今你只有三阶修为,自是不能差遣泥胎,待到你修成了天仙,你与我等亦是道友相称,带走泥胎也无不可。”

    陆小风总算松了口气,暂时把泥胎留在地府,协助十殿阎王掌管幽冥,本就是他的本意。泥胎代替阎王执法,天长日久会得到了一些功德,灵兵巅峰的一套阵器,很有可能进阶到后天灵宝级别,那时再来取走也不迟。

    初江王也开始了施法,他连续掐了阶法诀,大喝道:“吾掌剥衣亭寒冰地狱,尔受我大法,当助我掌管黑云沙小地狱,还不速速前往?”

    分魂和九幽之力同时落到泥胎上,那泥胎仿佛活过来一般,化为初江王虚影拜了一拜,飞往剥衣亭寒冰地狱去了……

    十殿阎王分魂传法完毕,陆小风手里只剩下了一个阵盘,配合阵盘的阵器全部消失不见。按照秦广王的说法,他想要布阵时焚烧纸钱拜请十王,同样可以把泥胎化身拜过去布阵,但多久阵法成型就是未知数了。

    这也很好理解,十尊泥胎是在无偿为阎王爷打工,手里都有工作,岂能随叫随到?进阶天仙以前,陆小风要布置十王降魔阵,必须要充足的时间提前布阵,不然某个泥胎手里有紧急工作走不开,阵法未能完成就悲剧了。

    正要辞别十殿阎王,只听得阎罗王道:“你去血海寻来建成、元吉二人魂魄很是辛苦,今日唐太宗要来阴司对质,你不如去鬼门关迎他一番。”

    阎罗王对陆小风最为宽厚,尽管不知道他有何用意,陆小风还是点头应下。他知道鬼门关前有一场热闹,提前去了鬼门关等待,李建成和李元吉的魂魄站在鬼门关前的街道上,他们身边还有高祖李渊之魂尚未投胎转世。

    阎王只发布了寻找建成、元吉和一干王子的任务,李渊之魂出现在鬼门关有些蹊跷,是不是有其他玩家寻来?不一会崔判官引着李二陛下魂魄来到鬼门关,李渊第一时间发现了,大声嚷嚷道:“李世民来了,李世民来了。”

    话说李二陛下真的是众叛亲离,弑兄杀弟逼迫父亲退位,后来长子李承乾又造了他的反。说得文艺点叫上行下效,说得难听点叫上梁不正下梁歪,李二可以弑兄杀弟逼迫父亲退位,李承乾为何不能造反逼迫他退位?

    李元吉目露凶光,滔天煞气冲天而起,直冲九重天外,便是血海戾气也没那般深重。李建成面目狰狞,不复之前的温文尔雅,他也不动用法术,直接上前抓住了李二,大喝道:“李世民,最是无情帝王家,我冤死你手也就罢了,你为何如此亏待父亲?”

    李二陛下吓得魂飞天外,按理崔判官应该制止,他也确实叫来了鬼使,但那鬼使被李元吉缠住了。陆小风知道李二定然安然无恙,李建成又和自己相识,没理由不去做这个便宜人情,于是上前道:“建成兄,我记得你说过不再怨恨李世民,为何今日这般失态?”

    李建成双目流血道:“他杀我与元吉我不怨他,但父母养育之恩不可忘,他那般亏待父亲,今日我定然饶不得他。”

    陆小风皱眉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听闻太上皇在世时虽被软禁,但每日莺歌燕舞嫔妃成群,这也算不得亏待吧?”

    李建成满脸冷笑道:“这李世民颠倒黑白的本事,便是赵高亦不能及,父皇说他擅自更改了史书,污蔑我和元吉也污蔑父皇。因父皇当初决意立我为太子,他一直心怀怨恨,玄武门之变后经常对父皇冷嘲热讽,父皇的陵墓修建他一再缩水,导致父皇怨气滔天至今不愿转世……”

    陆小风对李家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没兴趣,但知道李建成说的多半属实,心胸宽广的李二陛下,历史上确实一再缩减李渊陵墓规格。通常帝王陵墓都是九丈高,李渊的献陵只有六丈,李渊死了后魂魄入了陵墓,发现独栋别墅变成了筒子楼,怨气滔天无法顺利转世了。

    李二的妻子长孙皇后驾崩后他非常思念,在长安建层观以望昭陵,经常让大臣们前来观看,但魏征假装看不见。李世民不高兴了,说这么大一个陵墓你就看不见?魏征讥讽他说:“我以为陛下说的是献陵,原来说的是昭陵啊!”

    李二活该被魏征嘲讽,那好歹是你爹,韬光养晦隐忍多年才登上皇帝宝座,屁股没坐热就被你赶了下来。反正想到是自己儿子,李渊心里不爽也认命了,但你敢不敢再抠一点,连老人家的陵墓你也能减规格。

    李建成的指控让李二半晌无语,魏征梦斩泾河老龙以前,他完全不信鬼神的说法。陵墓规格缩减只是一时怨气,压根没想到会影响李渊转世,如今也只能尽量弥补,挣扎着道:“待我还阳后定然寻高僧为父皇超度。”

    李建成满脸悲愤地道:“父皇的陵寝因为你胡乱削减,已然乱了风水,哪里能轻易便能超度转世,今日你需得给父皇一个公道。”

    李二也是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崔判官又迟迟不来阻止,这让朕怎么办?病急乱投医之下,他对陆小风道:“你这异人既是二十八宿使者,是否有本事让我父皇投胎转世,若能帮助父皇投胎转世我定有厚报。”

    “玩家疯二爷,npc李世民向你发布任务‘超度李渊之魂’,任务完成条件:帮助李渊投胎转世。任务奖励:未知。是否选择接受?”

    作为一个品德高尚的新时代青年,陆小风真心不想帮李二,但他还是选择接受了任务。阎罗王暗示他在鬼门关等待,多半就是让他护住李二,同时触发帮助李渊转世的任务,莫非这个任务别有乾坤?

    陆小风接受任务后李二松了口气,对李建成道:“这异人乃是二十八宿使者,他答应帮助父皇投胎转世了,你还不快快松手?”

    李建成默默地松了开了爪子,他淡淡扫了李世民一眼道:“我相信异人疯二爷,但不是因为他二十八宿使者的身份,既然他应下此事,今日我便不与你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