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残魄御天 >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谁的错
    残魄御天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谁的错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导师的灵双掌齐出并且不断加压,可是却没能压制一个刚入学的新生。在那白色的手掌之下有蓝色的光芒不断闪烁,那双手竟然被一点点撑了起来。随着秦宇的身躯一点点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随之出现的还有宛如碎玻璃一般的刀刃碎片。那蓝色的反光碎片一大一小总共两块排列在他的腰间。

    灵的双手往上再往上,终于那被压在下面的身影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那反光的玻璃碎片并不是悬浮排列在他的腰间,而是从他的手背中生长出来的,在那里面急速地流动着力量,这力流的流速甚至比出手的导师的灵的力流还要快。虽然只是那块玻璃碎片里的力流这么快,但这就已经足够赋予他抗衡这双手掌的力量了。

    而当他的脸逐渐路出来时,无论学生还是导师全都目光深凝齐齐皱眉,因为从那双眼眸里他们看到的不是苦苦坚持的挣扎,也不是什么委屈和莫名其妙,而是杀意,冰冷的充斥着狂暴怒气的杀意。一个学生,一个刚入学的学生对学院的导师竟然产生了杀意,这股强烈的杀意让人不自觉心中发怵,这是非深仇大恨所不能拥有的杀意。

    无论面前的人是什么样的身份,也不管她突然的出手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但是做出来的事就是要致人于死地,现在的秦宇眼里没有一切东西,有的只是面前这个冷着脸的女人。以往的秦宇即使面对仇人和敌人也不会失去理智,但是现在的他却完全被怒气杀意所充斥。在抬起那双手掌锁定目标之后,他的双臂微微弯曲,那双大手又下压了一点,接着蓝色的光芒骤然绽放,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将那双手掌撑起两米。

    虽然下一刻那双手就回按下来,可惜等着它的是那高高竖起的蓝色玻璃。秦宇高举着手臂,手上的蓝光灵纹纵横交错,蓝色的玻璃碎刃瞬间生长变长,这次那双洁白的手掌终于落下,只可惜却已经被劈成了两半。黑蓝色的身躯从那双手被割开的缝隙之中飞出,这一瞬间有一个巨大的背影一闪而逝,就像是闪电一样电光火石,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但是这一闪之间那围着红色围巾的灵竟然就这样散去了,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的消散,那黑蓝色的身影瞬间从人群中掠过,同时那个出手的女导师也不见了踪影。

    c区之外和c区之内,各栋教学楼的楼上楼下凡是能看到门口的地方都占满了人,他们都是被导师的灵所吸引来的,却看到了无比震撼的一幕。身影一闪,那穿着长裙的导师已经出现在操场中央,她平躺在地上,纤细的玉颈被一双黑蓝色的手钳住,一双玉腿也被还流着血的破碎的膝盖压住,整个人被摁在地上无法动弹。

    而这样的画面却并没有让人浮想联翩,反而所有人都被震住了,因为对她做这些事的是一个撑开双翼高举着手,手上的玻璃碎刃犹如一把光刀散发着刺骨寒意的恶魔。那高举的刀刃无情地划下,眼看着一个导师就要在所有人面前香消玉殒。而秦宇已经完全被杀意所支配,束缚他意识源编码的心锁上那五颗宝石纹路在急速地闪烁,那是释放强大能量的前兆。这一刀下去不光地上的人会死,他自己也会被抹除。

    “秦宇哥哥~快住手~~~”

    就在这时鹿铃终于赶来了,她一眼就认出了秦宇,于是立刻释放自己的灵,那好似眼睛一样的灵圈发出能够震荡意识的声音,秦宇那已经落下的刀硬生生顿在了空中。这一声呼唤让他瞬间清醒,手上的灵纹消失,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被双手的压力按在地上跪碎了膝盖的时候。在他意识恢复的瞬间,胸口的心锁也安静了下来,当然同时安静的还有整个目睹这一切的学生们。

    “鹿铃,发生,发生了什么事?”秦宇完全失去了这一段记忆。

    “秦宇哥哥,你先起来再说~”鹿铃来到他的面前语气微弱地说,当他身上凶戾的气息和杀意退去之后,两个人的姿势就有点让人浮想联翩了。

    “啊~这,我,鹿铃,这…”秦宇如被电击一样反弹起身,想要道歉,但是又觉得好像不是自己的错,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

    “舒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在意识里询问舒雨。随后他便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几个导师过来将人扶起来,一众学生都被自己的导师领会班级,可是今天的事注定要传遍全校,乃至传遍整个王国公国。而秦宇的身份也会成为无数人调查的目标。

    “对不起墨亚零导师,我哥哥他,他是来找我的。”鹿铃咬了咬红唇说,她这么说是要给秦宇一个进来这里的理由,否则他会被开除了。可是这件事情闹成这样,就算有理由,学院肯定也会做出处置,所以说不定连她自己也会被开除。

    “找你?”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子也来到操场,很快其他导师也都来了,甚至连副校长都来了。

    “红唐老师,都是鹿铃不好,哥哥今天刚入学,我没有告诉他学院是区分男女生学区的,所以他才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来找我。”鹿铃说道。而这时秦宇正在听舒雨叙述自己缺失的那段记忆。

    “这件事不是你的错,学院的规矩不可违反,虽然他刚刚入学还不完全算学院的学生,所以刚刚的是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他也不能再留在学院。”扶着墨亚零的女导师说道,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要开出秦宇。而此刻的墨亚零宛如木偶一般,她的脑海中尽是那恶魔的执刀的画面,体内的力流也时快时慢的。

    “还请米烟导师能够网开一面,哥哥是很好的人,只是因为墨亚零导师突然的出手,所以他才被怒气冲昏了头脑。”鹿铃说道,她的话本来是想求得原谅的,但是说话还是太直了,这句话一出立刻适得其反。

    “零导师维护学院的规矩难不成还有错?看来你为了包庇自己的哥哥连师长也要悖逆啦。”米烟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真是岂有此理,现在的学生风气看来真的是败坏了,我看你们兄妹俩都是一丘之貉,红唐导师,你的好学生呐~”另一个女导师却借机把矛头指向红唐。

    “流明玉导师,学生的问题不要牵扯到导师身上,红唐导师是我们布一诺学院雪灵分校最优秀的导师之一,她的教学质量是有目共睹的。”另一个老师反驳,明明是学生的事,但现在却渐渐跑题。

    “好了,在学生面前都少说两句。”缠着雪白长袍的副校长发话了,众导师立刻安静下来。

    “鹿铃同学,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是你在说,这件事我觉得还是问问这位刚入学的新同学,你觉得怎么样,新同学~”副校长很和蔼,对这件事也先不予置评。

    “秦宇哥哥,副校长在跟你说话呢~”鹿铃都快要急死了,秦宇从一开始不光一言不发,现在就连副校长问话也不回答,这是真的要被开除的。

    “不好意思,各位导师副校长,我刚刚在努力回忆发生的事。一开始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是禁止男学生进入的,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我被分配到了c区,而我也不知道c区原来是女生学区。”秦宇回过神来,整件事他都清楚了,那个神秘的灵有很大的问题,但是现在只能暂时放在一边。

    “一派胡言!!c区是女学生学区,根本不可能分配男学员,你的借口还不如鹿铃的。”米烟呵斥道。

    “新同学所说你被分到了c区,这是谁告诉你的呢,或者说有没有什么证明,比如学生证之类的。”副校长面色不改。

    “嗯,我有学生证,请副校长察验。”秦宇从怀中取出自己的学生证,那块玉佩。

    接过那块玉,副校长直接将它展示在所有人面前,在那上面的的确确清清楚楚地刻着秦宇的名字,还有所属的学区以及班导的名字——红唐。所有导师全都瞪大眼睛,秦宇所说的竟然是真的,那么这件事从头到尾就都与别人毫无关系,这学生证上刻得清清楚楚。连红唐自己都呆住了,她从来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给过面前这个人自己班的学生证,但那上面的名字字迹的的确确是她刻的。

    “红唐导师,这是怎么回事?”副校长将学生证递给红唐。

    “原来导师你说的今天要来的插班生,就是秦宇哥哥~”鹿铃也都惊讶地轻掩红唇,这样的结果谁能想到。

    “插班生?我想起来了,可可呀可可,你可是害死老师了。”听鹿铃提到插班生,红唐立刻就想到问题出在哪里了。

    “副校长,这件事是这样的…”

    红唐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完之后所有人都无奈地摇头,就连刚刚针对红唐的那个导师也奇迹般地没有借题发挥,原因无他,只因为造成这件事的是一个叫可可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