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其他小说 > 金风玉露【限】简体 > 04 日常上
    04 日常上

    九月初六,宜祭祀、沐浴、理发。

    早晨,秋老虎余威犹在,即使是睡在玉床上的玉露阁阁主一觉醒来也觉得皮肤上一层粘腻,故从夏季开始的每日晨浴至今保持着。

    穿着绣有暗纹的白色丝绸里衣,一头女子梦寐以求鸦黑光滑的长发未挽垂至腰际,他低头看了一眼,心想:长了,今天要剪。

    在他的院子后面就有一个室内浴池,那池水是从山腰处的温泉引下来的。浴池修成圆形,池底铺了各种各样的鹅卵石防滑。浴池的左边放着是一张铺着凉席的软塌,上面还放着一张薄毯和一个玉枕。浴池的右边固定着一张大理石做的躺椅,靠头的那个位置连着一个长水槽,从旁边的墙上连接下来的水管在水槽上按了一个铸成花形的金黄色水龙头。这时,窗户都被打开了,碧色薄纱做成的窗帘被牢牢的系好,墙角放里四座点着用艾草和檀香制成的驱蚊香线的鎏金香炉。

    因为池子里的温泉,导致房间内水汽氤氲,迷迷蒙蒙,空气中还飘散那香味独特的香气,让此时的浴室多了几分仙气,又透着一丝暧昧。

    他在躺椅上躺下,近身伺候的两个奴婢一个上前小心地把他的长发从身下抽出,放在水槽上,开始洗。一个轻手轻脚地把他的木屐从他的脚上脱下,整齐得摆放在一边,然后弓着身退了出去。

    花形水龙头被打开,温泉水哗啦啦流下,慢慢注满水槽,如瀑的黑发被水打湿,随着水流方向飘散开,像一片黑色丝滑的绢。

    一双洁白的柔荑沾着用芦荟制成的皂液穿梭在长发中,快速灵活得轻轻揉搓着,起了一串小小的泡泡很快就破裂了。

    阁主爱洁,头发并不脏,那双手很快就移动到发根,非常熟练得做了一套早就烂熟于心的头部按摩。

    晨光在他的脸上打了影,如情人似的温柔地抚过他的额头、眉毛、眼睛、脸颊、鼻子、嘴巴、下巴,像泛着微光。他闭着眼,一根根又长又纤细的睫毛翘着,表情安适,头皮上传来一阵阵舒服的触感,让他不禁产生了一些睡意。

    洗完头发的奴婢,从水槽下的暗格里抽出一条崭新全白的布巾,轻柔得搓揉湿发。然后,她又从另一个暗格里拿出一把银剪和一把象牙梳,按照阁主的习惯干净利落从发尾剪了四寸,接着用象牙梳在刚才剪发的位置多梳了几遍,务必把碎发全部梳下来。

    当她准备从水槽最下面的暗格拿出灌着热水的铜棒为阁主干发时,他开口了:“不必。”

    “是。”洗发的奴婢退下。

    这时,应该是之前退下的奴婢来伺候他浴前按摩。

    一阵茉莉的香味袭来,他睁开眼:“怎幺是你?”

    只穿着一身暗红色薄纱袭地罩衣的绯衣俯身行礼,宽大的罩衣勾勒出一副曼妙的身材,高耸如云的椒乳,盈盈一握的细腰,修长光滑的大腿,修剪无毛的蜜穴若隐若现。原本艳若桃李的脸蛋透着难以掩饰的喜悦,连声音也是:“奴从昨天开始就为服侍阁主做准备了。”

    说罢,她脱下罩衣,挺了一下胸,那对椒乳泛着显眼的光泽。

    “奴品鉴会得了第一,从金露夫人那里求来一次为阁主沐浴的机会。奴从昨天开始就在这对乳儿上涂了专为阁主按摩用的玉膏。阁主,请让奴为您按摩吧。”

    他微颔,起身,让她为他褪下里衣,在被铺了一层雪白绸布的躺椅上背向上躺下。

    她在自己那对玉峰上再次涂了一层玉膏,然后双手撑着让身子悬空对着阁主的背,俯身,让玉峰抵着那肌理分明的背部。

    那对玉峰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被挤压成半圆,红果深埋,摩擦着他的脊背,把那乳房上的玉膏一点一点擦入皮肤。

    热,玉脖上渗出一滴晶莹的汗珠儿,顺着那高耸的曲线划至殷红的乳尖,更多汗珠儿从乳房滑落,脊背上的摩擦还在继续着,玉膏被汗珠儿浸湿更容易按摩,那对玉峰从上滑到下,一波一波划出诱人至极的线条,一股特殊的馥郁香味渐渐弥漫开。

    这并不是轻松的活儿,不管是她撑着的双臂还是抵着的双足都已经发酸,叫嚣着放弃支撑就此倒下。那对乳房更是酸胀不已,不知从何时开始,被汗水打湿显得格外鲜艳的红果挤出一点点乳汁,越来越多汇成细流。

    她精神一振,双手托着玉峰,手指往前挤压着乳尖,抵在他的背上,像是以乳为笔以汁为墨在作画,直到他的整个背上都涂满白色的乳汁为止。

    这场按摩终于结束,绯衣从躺椅上滑下来,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那对玉峰在此番按摩后胀大了一圈,泛着玉一般的光泽,按摩对她也是有一番好处的,

    他起身,站直,背后的乳汁顺着他修长的身躯,从那结实翘挺的臀部滑落,有些洇没腿间,有些一直滑落到脚跟,在玉石做成的地砖上流下点点淫靡的色彩。

    “你也下来沐浴。”他侧头看了一眼还跪坐地上喘气的绯衣道。

    说着,他就下了浴池,溅起一片水花,倚在池壁,长发披在身后。

    “谢阁主。”这意外的惊奇让绯衣眼睛一亮,身体瞬间充满力量。

    她也下了水,不过她不敢太靠近他,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水深不过一米五,水波荡漾,一对椒乳在水中若隐若现。

    “过来。”耳边传来不容质疑的声音。

    她按捺住快要跳出来的心,红着脸,一步一步走近他。

    近到他的呼吸可闻,近到她的乳尖抵着他的胸膛,她害羞得低下螓首,脸红得几欲滴血。

    突然,他的猿臂勒住她的腰让她的胴体更贴近他,她惊呼出声,头往后一仰,那对椒乳在他的胸前被挤成半圆。他的双手往下一滑,托住她的雪臀往上。那对椒乳就这样浮出水面,他张嘴含住那颗正对着他的红果。

    “啊……嗯……”

    绯衣抱住他的头,露出似欢愉又痛苦的神色,双腿紧紧得勾住他的腰。

    “你还剩下不少乳汁。”

    源源不断的乳汁被吮出,他的舌头或轻或重地吮、吸、嘬、舔,又用牙齿轻轻地啃噬。

    当两只椒乳都被他品尝过后,他坐上软塌,让绯衣跪在他身前。

    她跪在地上,身体却往前倾,用那对椒乳夹住他的阴茎,一上一下摩擦着,雪白的玉峰和黑粗的阴茎形成鲜明的对比,淫靡非常。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那非同常人尺寸的粗壮阴茎渐渐立起来,绷直能看见那暗红的血管,却没有液体流出来。

    大概失去了耐心,他一把拉起她,压在她的身上。她背对着他,双手撑着软塌,那对椒乳被穿过她手臂的他一直掌握着。

    “嗯~~~~”

    他提枪入洞,她那蜜穴早就酥软不堪,溢满蜜液。他那阴茎一下就填满了她的蜜穴,不做任何停歇的甬动,一下一下,一直往最深处冲去。他很快就找到她的敏感点,不容置疑得一次又一次得猛烈撞击。

    “啊……不要撞那里!”

    她好像承受不住要逃走,头往后仰,身子往前倾,弯成弓形,那对椒乳仿佛也要破开他的手掌,却依然被牢牢掌握。

    她迎来最猛烈的进攻,蜜穴一阵不由自主地收缩,洒下点点花液,她高潮了。脑海里有一朵朵绚丽的烟花绽开,如梦似幻。

    他却一直没有射。

    ps看的人好少,收藏的人更少,评论只有1个!作者每个章节都花了4个多小时写,为了对得起这份脑力劳动,下一章开始v。不管看的人是不是只有个位数,我都会坚持写完的,目前日更中~